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popup-close

70岁华人逆行回武汉"那里有200个老人等着我”

Fri Feb 14 2020 10:10:43 GMT-0800 (PST)
cover

武汉封城后

有人逆行回武汉

有人放弃撤侨机会

病毒无情人间有爱

有人坚决反歧视

有人拍视频献礼抗疫英雄

疫情下,没有人是局外人

这是他们的故事,这是共同的我们

01

1人确诊1人死亡“我必须守护这200个高危老人”

李汉生坐标:湖北武汉

移居新西兰时间:3年

李先生是武汉人,名字叫汉生,但近些年来家人都在珠海和新西兰生活,所以他也不常回武汉。去年11月李先生从皇后镇回国,准备在珠海和家人过春节。

1月中旬,武汉爆发新型病毒的消息开始传开,20号开始,疫情越来越严重,有限人传人已经确认,他开始惴惴不安。因为在武汉,李先生有一家住着200名老人的养老院。

23号凌晨,武汉封城,养老院也有老人开始发烧,李先生立马关闭了养老院的探视通道。

27号,他决定返回武汉。李先生70岁了,属于易感染人群,逆行回汉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但他说回到一线是他的本职。虽说人老了不一定能做多大事,但至少可以稳定军心。

由于封城,珠海回武汉的高铁全停了,李先生只好先到岳阳,准备下车后租车回武汉。但为了以最快速度赶回去,他尝试跟列车长请求坐到武汉,没想到非但没遭到拒绝,他们反而很感动,最终破例允许他中途下车。

图片

李先生抵达武汉后第一时间赶往养老院

养老院的老人年龄最大的已经100岁了,最小的也有70多,他们都是需要卧床的病人,是这次肺炎的高危人群。李先生到的第一晚,就走了一位老人,是不是感染了也无法检测。

平常老人走后,按规定2小时就得送走,这次他们从凌晨3点一直等到了晚上8点,殡仪馆才来了车。29号,李先生决定把养老院完全隔离起来,包括他在内的70多名医护和后勤人员,都不能离开。

他们有些护士才20出头,有些医生家里还有孩子需要照顾,但为了降低感染风险,李先生说他只能做这个“罪人”。

李先生知道所有人都很疲惫,虽说陆陆续续也有近10位工作人员想过辞职,但最终大家还是决定同舟共济。

在物资涨价养老院支出翻倍的情况下,为了安抚每个人,李先生还是决定给每人每天补助100元,多少是点心意。

图片

图片

医护人员正在为老人排查发热等病症

养老院的设备不像医院那么充足,区属卫计委提供了酒精和消毒工具,北工商珠海校友会捐赠了1000件防护服和2000个口罩。

最让李先生感动的是,有货车司机开了一天一夜,给他们送来了四川的小白菜。

图片

养老院每天消毒两次,24小时监测体温。

李先生说,他们是这次疫情最薄弱的一环,只能在有限的条件下做好防护工作来对抗病毒。

但不幸的是,在29号养老院全封闭隔离的前一晚,他们负责后勤的一位63岁的老人回到家后开始发烧。

5天前,她被确诊了。但因为病情严重,方舱医院无法收治,而武汉的各大医院也没有床位。

现在李先生和她的家人正在联系街道和社区管理处,希望能让她尽早得到救治。

现在养老院还有四五位老人在发烧,他们没有资源把他们送去医院检测,只能尽力用药物来缓解他们的症状。

图片

医护人员一天两次对全院进行消毒李先生的家人虽然尊重了他回武汉的决定,但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

昨晚在给家人报完平安后,李先生静静地躺在办公室那张临时搭的床上,整宿没睡,一晃眼就到了第二天早上5点钟。

他对自己说该起床去看看老人了。疫情到底何时能结束,他不知道,李先生只能为所有人祈祷那一天早点到来。

图片

养老院全体人员24小时待命

02

汤加小哥放弃新西兰撤侨

和妻子一起坚守

第二故乡武汉Joseph Fatai

坐标:湖北武汉

汤加人

Joseph Fatai是汤加人,12年前来到武汉上学。

他不仅在武汉毕了业,上了班,还找到了来自马达加斯加的美丽的妻子Caroline.

图片

武汉封城,和很多恐慌、甚至出逃的人反应不一样的是,小两口不仅十分理解并支持政府的决定,甚至还拍起了小视频在网上分享生活。虽说哪儿都去不了,但他们丝毫不觉得日子无聊。

Fatai是个音乐达人,不是弹琴就是写歌。妻子是位艺术家,伴着Fatai的音乐声安静地画画。

图片

偶尔还来瓶啤酒小酌一下。

图片

为了减少出门倒垃圾、买东西的次数,俩人甚至改为每天只吃两顿饭。

而不得不出门的时候,也是全副武装。这一天他们的饮用水用完了......

图片

这是Fatai记录下来的一次出门打水的完整经历:首先给鞋子套上塑料袋,手套、护目镜、口罩一一戴好。

图片

图片

按电梯也是采用了非常方式......

图片

然后前往小区的取水点打水,小区空无一人......

图片

图片

打水成功......

图片

到家后第一事就是迅速脱下鞋子上的塑料袋。

图片

喷上消毒液......

图片

全身衣物丢进洗衣机。

图片

再清洗手套、护目镜、口罩。

当然,无论是出小区还是进超市,量体温都是必须的环节。

图片

Fatai是汤加人,亲朋好友多在汤加和新西兰。

作为太平洋岛国人,他是可以登上新西兰撤侨飞机的,但他却主动放弃了。

Fatai和Caroline说,他们确实想过离开,但武汉在他们心中已经是第二故乡了,而且他们也不想把感染的风险带给自己的家人和祖国。

除了自己拍视频分享生活,Fatai还会支持新西兰人权委员会发声“冠状病毒不是搞种族歧视和排外主义的借口”,甚至连头像都加上了“武汉加油”。

图片

就在李文亮医生去世当天,Fatai还在视频中悼念了李医生。

图片

Fatai说:我们在做我们能做的一切来保证在家隔离不无聊,保持理智来抗疫。

坚守武汉,武汉加油。

03

新西兰校长替我撑腰

决不允许华人学生被歧视

小白坐标:新西兰

基督城移居新西兰5年

1月中旬,小白的伴侣回国去过春节。结果不到一周,疫情就爆发了,他只好在家隔离了半个多月。

图片

小白家中隔离消毒装备

好不容易几经周折终于回到了基督城,小白的伴侣又得开始漫长的自我隔离生活。

本来他还在为如何与公司沟通发愁,但没想到HR主动给他发了邮件,不仅支持14天的隔离,还代表全公司表达了关切。

图片

2月初是小白的开学时间,因为伴侣刚从中国回来,所以他也十分担心自己在学校会不会被同学歧视。

但学校的校长直接和小白说,“如果遇到这样的问题,直接来找我。我和你保证,我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现在小白每天都去上课,老师和同学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

学校很多地方也都贴有卫生部印发的中英双语的相关知识和预防须知,每间教室都配备了消毒液、含酒精的免洗洗手液。

图片

小白家中隔离消毒装备

所有人上课前第一件事就是用消毒液对电脑键盘和鼠标进行擦拭消毒。

图片

疫情下,小白感受到了新西兰人的善意,但同时也为华人担忧。小白说现在很多华人都自发组织了捐款捐物,这非常好,但他觉得华人社区和新西兰主流社群的沟通渠道严重缺乏。

华人社区了解信息几乎都要靠本地华文媒体,信息交流完全在自己的圈子里。

华人社区的关切没有被传递给主流社群,主流社群也没有渠道了解华人社区的情况。华人社区与所谓社会主流之间的越来越深的隔阂,反而会加剧其它社会大众对华人社区的黑化和对抗,这是小白现在最担心的。

04

中新学生联手制作抗疫动画

驻华大使馆转发点赞

Trevor Yaxley坐标:北京

新西兰KiwiTrevor是一名新西兰的电影制片人,因为和中国合拍的电影2月7日将在中国上映,所以他1月中旬就去往了北京,当时还没有太多关于病毒的消息。

20号开始,Trevor从新闻里看到病毒的情况变严重了,有限人传人已经确认,一夜之间,几乎所有人都戴上了口罩。Trevor父母家人也在那时候来问他的情况,他们被从新西兰新闻里看到的感染数字吓到了,而新西兰这时可能还低估了疫情的严重性。

Trevor和家人说,现在病人都隔离起来了,中国人也都在自我隔离并遵从卫生专家勤洗手多通风的建议,中国政府在积极推进隔离和治疗,他认为疫情应该是能得到控制的。

图片

图片

没人没车空荡荡的北京街道

23号武汉封城,越来越多关于疫情大爆发的消息也从四面八方不断传来。

Trevor开始收到政府发来的疫情消息和防护措施,朋友圈也开始被各种各样关于疫情的文章刷屏。Trevor几乎一整天都待在公寓,用翻译软件解读着疫情的严重性,也不断刷新英文媒体的报道。

他的工作完全被搁置,返回新西兰也意味着电影损失会很惨重,他有种被困在了北京的感觉。

Trevor和中国做了快30年的生意,最近几年几乎一半时间都在中国,北京就像他的第二个家,少说也来了100多次了,但这是第一次他感觉这儿像是一座空城、死城。

街上几乎没有人,交通拥堵更是不存在,购物中心被红灯笼装点的非常喜庆,但周围的店铺却都大门紧闭,使得气氛更显得诡异。

图片

图片

冷清的北京夜晚的街头Trevor因为有随身携带口罩的习惯,所以倒没有遭遇到里三层外三层排队买口罩的窘境,但在吃饭和出行上确实为难。

滴滴根本就叫不到车,的士也少之又少,最终还是他的合作伙伴帮他找了一辆专车。说起来也很搞笑,专车司机每天的任务,就是载Trevor去家附近唯一还开着的麦当劳吃饭,然后再载他回家。

北京这么大一个城市,他和司机走在路上,仿佛两个孤魂野鬼,实在是特别奇怪,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1月29日,本计划在北京待三周的Trevor,提前返回了新西兰,电影也被无限期推迟上映。

平常十分拥堵的京承高速,此刻车少得可怜,首都机场也是人烟稀少十分冷清。

十几个小时后,Trevor抵达了新西兰,本以为出关会被严查,但却只收到了一张用中文写的有关肺炎的健康宣传单,没有量体温,机场连戴口罩的人都很少。

不过,和家人团聚的感觉,真好。回到新西兰后,身边所有人都十分关注中国,Trevor开始想能用自己的力量做点什么。

因为他有一家动画工作室,于是,这部新西兰和中国学生联合制作的《战疫终结者》诞生了。

目前,视频的播放量已经快30万了,连新西兰驻华大使馆也开始转发。

图片

最后Trevor说:“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病毒,不是中国人。

希望受疫情影响的中国人,能早日和家人团聚。”

我们都是普通人

我们都可以献出一点点平凡而伟大的爱

图片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