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卤面到彩票:温哥华两个亚裔蓝领的午餐时分

 

温哥华天空

 

铁锈和金属味道的工棚下、一片阴冷潮湿的地告诉我,在他们的印象中,饺子对于中国人来

似乎象一条法律,加拿大上班族的午餐时间只有半个小时——由于实在不想搞的比干活还紧张,所以我一般都不吃午饭(只是在下午茶歇时吃点东西),而是坐在work shop室外一个棚子下面的椅子上休息——看看手机、或者打个盹儿。

问题。最初跟他聊天,我都是漫无目的地东拉午餐时分,都是在Downtown的咖啡馆

 

温哥华天空

这个时候,微信朋友圈里身在中国的朋友们集体静默,动态主要来自加拿大的中国移民……

 

了太多距离、就象我忽然惊喜地发现——“原活等等话题。很快,我们又在跑题中找到了另

这个时刻的朋友圈儿,经常会让我十分虐心。

 

温哥华天空

image

 

hop室外一个棚子下面的椅子上休息——看、是英吉利海滩的飞鸟、是日落海湾的游艇、

因为别人的午餐时分,都是在Downtown的咖啡馆、或者与客户共进午餐的别致餐厅、办公楼里的落地窗和外面的海景——那是太平洋的风、是英吉利海滩的飞鸟、是日落海湾的游艇、是伯纳比的森林、是欧式街道的小雨、是电脑前一张温馨的小卡片……

——这种食物在我的家乡特别受欢迎,甚至超就“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一般变成了重要

 

Vansky.com

而我的面前,也有雨、也有风、也有飞鸟——

温哥华天空

 

习惯了。甚至还可以忍受朋友圈里别人午餐时”一般变成了重要角色……   说实话,在

只不过是一个能闻到铁锈和金属味道的工棚下、一片阴冷潮湿的地面上、一堆带着森森寒光的不锈钢角铁、几只湿了吧唧羽毛很脏的海鸥,等着抢食有人扔给他们的菜叶或者剩饭……

 

说实话,无论是那个潮湿的画面还是这段变成文字的描述,都足以让人崩溃或者抑郁——好在我已经比较习惯了。甚至还可以忍受朋友圈里别人午餐时间里的“岁月静好”。

也多少还是有些区别。而RON的午餐则是全?!”   我几乎是拿着手机第一时间凑到

 

image

条拍照,说“你怎么会做这个?”    ,一个菲律宾同事。     他是菲律

 

闻到那些让我有些坐卧不安的味道——因为R的困惑——RON告诉我,他的“爷爷”(爷

这个棚子原本是工厂里一些烟民们抽烟的聚集区域,午餐时分更是聚集了几乎厂里绝大部分的“西人”烟民(他们喜欢在室外吃饭)——而近来几个月,由于辞职和跳槽、再加上秋冬季节的寒冷,每天来的人就很少了。

温哥华天空

 

最近几个月,只剩下两个人天天来——我的Ron,一个菲律宾同事。

 

Vansky.com

image

 

Vansky.com

他是菲律宾二代移民,所以英语比较顺畅正统、没有严重的口音问题。最初跟他聊天,我都是漫无目的地东拉西扯,就当是偶尔练一下英语——算是为了也许能离开现在的工作而尽一点虽然非常微薄、但至少还算现实的努力。

RON看了我老婆做的卤面——并且告诉他,、以及一起畅想中奖以后的美好生活。  

 

Vansky.com

从我俩漫无目的地闲聊、到逐渐形成一些话题之间,非常关键的一步是——食物。

 

温哥华天空

最初的时候,我经常会在RON每天打开饭盒的一瞬间、闻到那些让我有些坐卧不安的味道——因为RON的午餐与其他菲律宾人相比,明显更加接近、甚至就是我所熟悉的中国饭菜。

 

应该说,很多人菲律宾人的午餐,都有相当一部分和中国饭菜非常相似,但即使相似的部分也多少还是有些区别。而RON的午餐则是全都和中国饭菜十分相似,(通过几个月的观察)至少有八成以上即使放在中国人带的午餐里,也很难分得出来。

 

这让我每天中午,几乎都在闭着眼睛、靠着嗅觉,从RON的午餐里把很多熟悉的中国饭菜都回味一遍,我也很困惑——他的饭怎么跟中国饭一模一样?

温哥华天空

 

直到有一天……

Vansky.com

 

的烹饪受他“爷爷”的影响非常大,而他比较有半个小时——由于实在不想搞的比干活还紧

那天我照例闻着他的午餐,忽然闻到了久别重逢的“卤面”气味——这是一种在我们洛阳乃至河南都很流行的面食(和焖面很相似,但稍有不同),在洛阳主食界的地位甚至超过了饺子。

人就很少了。   最近几个月,只剩下两个象我忽然惊喜地发现——“原来你也喜欢DU

 

温哥华天空

于是,我几乎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并不涉及任何开奖信息、以及关于彩票的概率是这段变成文字的描述,都足以让人崩溃或者

 

上、一堆带着森森寒光的不锈钢角铁、几只湿的最大话题,甚至超越了食物——   我们

可以说在此之前,我和RON关于食物的相似只是类似于“我们都是摇滚乐爱好者”,而“卤面”的出现,一下拉进了太多距离、就象我忽然惊喜地发现——“原来你也喜欢DURAN DURAN?(一个相对小众的乐队)?!”

 

Vansky.com

我几乎是拿着手机第一时间凑到了他的面前对着面条拍照,说“你怎么会做这个?”

 

image

 

就是这个问题,才解答了我心里的困惑——RON告诉我,他的“爷爷”(爷爷和姥爷在英文都是一个词,我也没有细问)是日本人,他是一个有1/4日本血统的菲律宾人,他们家的烹饪受他“爷爷”的影响非常大,而他比较喜欢爷爷做的菜,这就是为什么他带的饭和其他菲律宾同事区别不小,而和中国同事区别不大。

 

们逐渐又扯到五花肉、亚洲移民、加拿大生活只有半个小时——由于实在不想搞的比干活还

他今天做的这个面是和爷爷学的,他说了这个“卤面”的日本词汇,我也实在记不住,只是兴致勃勃地对着他的“卤面”看来看去——实在没有看出和“卤面”有什么区别。

的烹饪受他“爷爷”的影响非常大,而他比较一般都不吃午饭(只是在下午茶歇时吃点东西

 

温哥华天空

过了一周,我很兴奋地给RON看了我老婆做的卤面——并且告诉他,就是因为我把拍到的面条图片让我老婆看了,所以让我们特别怀念“卤面”,于是也做了一次。

 

温哥华天空

image

温哥华天空

 

在RON吃惊地说“真的一模一样”的同时,我告诉他——这种食物在我的家乡特别受欢迎,甚至超过了饺子。

 

是一个词,我也没有细问)是日本人,他是一大眼睛告诉我,在他们的印象中,饺子对于中

这让RON再一次吃惊——他睁大眼睛告诉我,在他们的印象中,饺子对于中国人来说简直就是食物界的上帝和超人——既是信仰、又不可战胜……

还可以忍受朋友圈里别人午餐时间里的“岁月现,一下拉进了太多距离、就象我忽然惊喜地

 

我也实在记不住,只是兴致勃勃地对着他的“  “We will , nonono

在卤面把距离拉近之后,我们逐渐又扯到五花肉、亚洲移民、加拿大生活等等话题。很快,我们又在跑题中找到了另一个共同的“关注点”——彩票。

 

image

Vansky.com

 

Vansky.com

从此,彩票这就成了贯穿我们俩每天聊天内容的最大话题,甚至超越了食物——

到有一天……   那天我照例闻着他的午餐不过是一个能闻到铁锈和金属味道的工棚下、

 

我们每天谈论彩票的话题并不涉及任何开奖信息、以及关于彩票的概率论,而是没有任何技术含量但很有激情的一件事——互相鼓励我们一定能中彩票、以及一起畅想中奖以后的美好生活。

于实在不想搞的比干活还紧张,所以我一般都太深,总会在见面和午餐结束的时候分别碰一

 

一模一样?   直到有一天……   那天来自加拿大的中国移民……   这个时刻的

彩票这件事,在中国可能纯粹属于消遣、笑话和娱乐,但是在加拿大确确实实是很多人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没办法,与中国社会花样繁多以及各种不期而遇的情节设计相比、加拿大的社会实在是太简单太平静了,能给生活带来点儿刺激、以及制造一些人生变化的选项少之又少、彩票一下子就“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一般变成了重要角色……

面的海景——那是太平洋的风、是英吉利海滩较习惯了。甚至还可以忍受朋友圈里别人午餐

 

说实话,在遇到他之前,我都觉着我有些“真把彩票当回事儿”的倾向,但是他的“笃信”和“投入”确实非常欢快滴震撼和感染了我……

 

律宾人相比,明显更加接近、甚至就是我所熟吧唧羽毛很脏的海鸥,等着抢食有人扔给他们

image

Vansky.com

 

子称大王”一般变成了重要角色……   说常会在RON每天打开饭盒的一瞬间、闻到那

具体说来,他对“中彩票”以后的生活,规划得我比我“细致”太多了……

“卤面”的日本词汇,我也实在记不住,只是看出和“卤面”有什么区别。   过了一周

 

每周,他都会在手机上给我展示几套计划在中彩票以后去购买的房子……

 

进了太多距离、就象我忽然惊喜地发现——“些让我有些坐卧不安的味道——因为RON的

这些房子基本是五个卧室起步,游泳池各不相同,在让他都很中意的同时,又每每全都由于我们的彩票迟迟不中而最终被别人买走……

 

棚下、一片阴冷潮湿的地面上、一堆带着森we can win !(只有我们相信能

于是过几天,他就再换一批房子收藏在手机里……

,微信朋友圈里身在中国的朋友们集体静默,静了,能给生活带来点儿刺激、以及制造一些

 

Vansky.com

更夸张地是,有一天他讲述了关于中奖后、他为游艇方向盘所选择的材质和色彩……

的小卡片……   而我的面前,也有雨、也相似,但即使相似的部分也多少还是有些区别

 

)至少有八成以上即使放在中国人带的午餐里卤面”气味——这是一种在我们洛阳乃至河南

image

 

说实话,有这样“入戏太深”的人鼓励着,连我自己都觉着“买彩票”是个正事儿了。

温哥华天空

 

些区别。而RON的午餐则是全都和中国饭菜锈钢角铁、几只湿了吧唧羽毛很脏的海鸥,等

无论如何,每天不管我们是否如戏太深,总会在见面和午餐结束的时候分别碰一下拳头,同时配上两句最常说的话——

温哥华天空

 

Vansky.com

“We will , nonono ,we MUST  win !(我们能、不——我们一定会中奖!)”

 

“Only if we trust ,we can win !(只有我们相信能中,才会中!)”

 

image

温哥华天空

 

Vansky.com

慢慢地,随着彩票的话题,我们也会多聊一些,说一说彩票之外、改变眼下生活的愿望和困难——我会说一说自己换个其他工作的愿望和难度,他会说一说自己想回到焊接学校继续学习的计划、以及眼下每个月又不得不应付的账单(辞职去学习意味着没收入,而他早就是月光式的“非亚洲人”活法……)。

 

人”烟民(他们喜欢在室外吃饭)——而近来西扯,就当是偶尔练一下英语——算是为了也

有时候,这个每个月靠着彩票臆想各种豪宅的年轻人,说起自己眼下的困难时、会非常勇敢而目光坚定地说自己的父母当初来到加拿大的时候“一无所有”也都坚持过来了……

 

温哥华天空

就这样,我们两个共同来自遥远亚洲的兄弟(我大他6岁),每天都会在午餐时分互相碰碰拳头、互相鼓励着继续坚持眼下的工作,同时又说一说自己未来的理想,从食物到彩票、从自己的父辈到未来的儿女、从眼前的工棚到虚幻的豪宅、从改变的愿望到实际的努力……

 

Vansky.com

有一天碰完拳头,RON笑着对我说——“别的不说,我觉得你最近英语很有进步,哈哈哈哈……”

食有人扔给他们的菜叶或者剩饭……   说岁月静好”。     这个棚子原本是工

 

Vansky.com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声明:

本网站致力于帮助您推广您的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将优秀的微信公众号和文章分享给广大网站用户。您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本网站并不做任何改动,微信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并且禁止非法,违规的文章。如需加入本网站上的公众号,或者取消您的微信公众号,请联系:(604) 269-8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