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武汉​抗击疫情一线传来好消息!今天的武汉大变样!

 

截止发稿,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473例,17人死亡。


image

image

Vansky.com

 

Vansky.com

好消息!刚刚研制出治愈办法

转发呼吁,人人防治!       仅仅过了一晚,武汉的街头就变了模样

image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治愈新型肺炎患者。 受访者供图

Vansky.com

 

温哥华天空

1月22日中午,澎湃新闻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独家获悉,该院用移动心肺仪(ECMO)成功救治了一名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属全省首例。澎湃新闻就此事专访湖北省武汉市联合医疗救治专家组专家、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危重症移动ECMO中心主任夏剑。

温哥华天空


澎湃新闻:移动心肺仪(ECMO)是如何成功救治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

Vansky.com


夏剑: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造成患者的肺部受损,成为“病毒肺”,严重的患者肺部受损得很厉害,影响人体的肺的正常工作。我们采用在人体外安放一个人工膜肺,替代人的肺的工作,相当于“人工替代肺”,让人体自身的肺能够得到充分的治疗和休息。等人体的肺部感染开始恢复了,病发时的缺氧症状得到改善,我们自身肌体的肺能够承担起机体功能时,体外膜肺就可以撤掉了。之后,人体自己的肺就可以维持自身正常运转,从而成功救治新型冠状病毒患者。


澎湃新闻:移动心肺仪(ECMO)在本次疫情的治疗中应用情况如何?


夏剑:移动心肺仪(ECMO)其实已经应用了几十年的时间,特别是这几年在急症重症治疗中都得到了广泛应用,不止救治肺炎,还救治了很多心脏衰竭的病人。但是,在本次疫情治疗中还只在中南医院、金银潭医院等武汉各大医院,应用于新型冠状病毒患者中“重症中的危重症患者”。


澎湃新闻:本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中,激素治疗方法和移动心肺仪(ECMO)治疗方法在效果上的对比情况如何?


夏剑:目前,移动心肺仪(ECMO)已成功救治了一名新型冠状病毒患者,但移动心肺仪(ECMO)应用范围还比较小,只应用于新型冠状病毒患者中“重症中的危重症患者”。目前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没有特效抗病毒药物,治疗以对症、支持为主。激素治疗并没有说一定能改善愈后,但对于疾病的渗出期,激素可能会有一定作用,但有多大作用目前还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

者,属全省首例。澎湃新闻就此事专访湖北省一些老年人出行仍没有佩戴口罩。笔者21日

 

 

病毒怕高温,怕酒精,互相转告

了,病发时的缺氧症状得到改善,我们自身肌人体的肺的正常工作。我们采用在人体外安放

据@人民日报官方微博 消息,武汉同济医院感染科主任宁琴解读新型冠状病毒:①病毒“56℃,30分钟就死亡了。②乙醚、75%的乙醇等都可以有效灭活病毒。提高防护意识,但不过于恐慌。转发呼吁,人人防治!

 

澎湃新闻:移动心肺仪(ECMO)在本次没有特效抗病毒药物,治疗以对症、支持为主

image


 

Vansky.com

 

Vansky.com

以下内容来源澎湃新闻

 

发稿,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河南的陈飞、张蓉夫妇如今有些后怕。 1月

仅仅过了一晚,武汉的街头就变了模样
1月20日晚,地铁里、街道上,乃至餐厅里,佩戴口罩的人还不算太多。到了1月21日清晨,街道上人流明显减少,地铁里的大部分人,已经佩戴起口罩。
image
1月21日,俯瞰武汉内环,雾气朦胧
武汉市市长周先旺21日在接受总台央视记者专访时表示,截至1月20日24时,武汉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58例,已治愈出院25例,死亡6例。
21日,武汉对进出人员加强管控,疫情防控升级。身处疫情中心,口罩等防护物品被抢购一空,而留下还是回家也成了许多人的心结。
 
 
脱销的口罩
 
就在20日,笔者的朋友圈里还是打趣声四起:“全世界都知道武汉被隔离了,只有武汉人不知道。”
事实上,从12月中旬开始,本地社交媒体就在流传“不明肺炎”的消息。但笔者周边的人依然“该吃吃、该喝喝”,生活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走在街头,也不大能看出与疫情相关的迹象。
直到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康委通报,部分医疗机构接诊多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的肺炎病例,经专家会诊系病毒性肺炎。9天后,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
也就是在那前后,佩戴口罩的,购买抗病毒药品的人才逐渐增多。据笔者观察,大约在19日,这些物品开始被抢购,甚至脱销。
一位市民称,他外出打车时被司机拒载,当询问起原因时,司机不愿解释。而另一位戴着口罩被拒载的中年男性猜测,也许因为他的目的地是医院,所以被司机怀疑是患者。
image
武汉街头
 
与抢购口罩的风潮形成对比的是,一些老年人出行仍没有佩戴口罩。笔者21日下午在武汉内环的菜场和社区走访,期间经过二三十位中老年人,发现大概只有一到两人佩戴了口罩。
其中,三角路和惠安路交叉口的一个菜市场,依旧熙熙攘攘,大爷大妈有说有笑,买菜唠嗑。隔壁的鑫三飞商场,也是相似的状况。
笔者问起一位60岁的老婆婆,为何不佩戴口罩,她反问笔者:“为什么要戴口罩?”在同行的老人的提醒下,婆婆这才反应过来。她称知道肺病的消息,但不清楚细节。
 
 
留在武汉的人
 
1月20日,安徽人李华“全副武装”地穿上厚重的外套,佩戴好棉帽、口罩,前往汉口火车站。他即将踏上回家的火车。此前,他曾对母亲说希望留在武汉过年,以便规避传染风险。可面对在外一年的儿子,母亲坚持让他回家。
image
同样,老家在湖北仙桃的舒雨,21日上午选择离开武汉。当的士司机听说她要前往宏基客运站,纷纷表示“没有时间”“不接这一单”。当舒雨终于搭上车来到客运站时,车站门口全是工作人员,使用红外线测温仪对乘客进行一对一检测。回到仙桃,用舒雨的话来说,当地人见到从武汉来的、戴口罩的人,“就像看见非典病毒一般!”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曾光在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建议,“人群现在能不到武汉去就不去,武汉人能不出来就不出来。”在他看来,人口流动是疫情扩散的重要因素。
来自河南的陈飞、张蓉夫妇如今有些后怕。
1月中旬,他们刚刚参加了亲戚在武汉举办的婚礼。出发前,陈飞提醒张蓉,武汉新型肺炎听说很严重,去那有风险。但张蓉并没有放在心上,在武汉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她开开心心地在人员密集的酒店住了几天。
1月21日晚上,坐在河南家中的夫妇俩看到新闻联播播出的最新情况,突然紧张起来,陈飞开始数落张蓉的不上心,问她身体是否有异样,并打电话提醒母亲,这几天尽量不要出门去人多的地方。
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专家表示,已证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有人传人的传染,也有医务人员的感染。得知这一信息,在武汉读研究生的江西人李菲很快退订了回家的车票。
早在去年12月,她就注意到肺炎的相关新闻,只是“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的信息让她心里有些懈怠。半个月来,李菲一直往返于武汉三镇,忙碌于自己的实践课题,接触各式各样的人群。而今,她不敢回到老家,“这个肺炎毕竟有潜伏期,现在没有发烧,不代表没有携带病毒。”
留在武汉,李菲说,也是相信政府及相关机构,能够将疫情控制住。
image
武汉内环一菜场,佩戴口罩的人数不多
临近假期,又叠加疫情。街头的人群少了,但吃永远是老百姓的大事。武汉人李志是一名外卖员。他发现,20日傍晚到21日傍晚,他常取餐的那间餐厅依然坐满了人。他也像往常那样取走外卖,骑车前往下一个店铺。
用他的话说,“生活才是第一位,肺炎总会过去的”。
image
image
夜色已然降临,外出的人们愈发稀少,送外卖的电动车却明显增多。戴着口罩的外卖小哥,依旧穿梭于武汉的大街小巷。

 

重症移动ECMO中心主任夏剑。 澎湃新的肺炎疫情造成患者的肺部受损,成为“病毒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声明:

本网站致力于帮助您推广您的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将优秀的微信公众号和文章分享给广大网站用户。您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本网站并不做任何改动,微信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并且禁止非法,违规的文章。如需加入本网站上的公众号,或者取消您的微信公众号,请联系:(604) 269-8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