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要为我的“路怒”道个歉

李万成生意买卖

 

险驾驶,包括突然加速或刹车,跟车过近; 个车轮上的国家,应该人人都听说过,但很多

路怒(road rage),在加拿大这个车轮上的国家,应该人人都听说过,但很多人是不是都认为和自己无缘?

过分地鸣喇叭或打闪灯; •在高速公路的中缘?     我一直也是这么认为的。直

 

image

温哥华天空

 

胁; •开着车投掷物品袭击其他车; •吐心一凛,看来,很多时候我都不知不觉犯了路

我一直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不久前,自己亲身经历并扮演了一回路怒的主角。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况下发生的情绪或行为反应,都归为路怒。我不和谐的声音。   有朋友会问,这也算路

某天下午从列治文Lansdowne Centre买完东西回家,开车从北向南,刚经过Cooney路和Ackroyd路的交叉路口,此处两车道将变为四车道,旁边又有大厦出口,车流比较繁忙。我正好行驶到两道快变四道的地方,因行驶在左侧,直着往前开不用变线就该进入直行道了。正在此时,突然觉得右侧有一庞大SUV正向我车快速贴近,眼看就要碰上了。这个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吓了我一大跳,路上车辆各行其道是基本常识啊,假如要并入车道也得礼貌打声招呼提前蹦个灯不是?我赶忙打轮往左边避让,我的小车显然对此有意见,快速晃动了一下,也幸好当时对面车道没有其他车辆。快到下个路口,我才完全醒悟过来,因紧张而两颊发烫的我狠狠摁下了喇叭,一连两个长声“嘀”,算是释放了我的愤怒和惊恐。而那辆车则早已进入右拐道,扬长而去。

温哥华天空

 

Vansky.com

不过,对不明就里的其他车辆和行人来说,发出噪音的是我的车,我反而是个遭人嫌弃的“路怒”患者。

温哥华天空

 

我很不喜欢这样的心理演绎结果。对于一个处女座来说,追求完美是优点更是缺点。我希望我在公共场合是循规蹈矩,合乎规范的。想当然地,我认为我的周围环境也理应如此。可是往往事与愿违。

Vansky.com

 

温哥华天空

刚开过一条街,我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下来,转眼就为自己的轻易发怒而自责。我刚才的行为,除了让自己出了一口恶气,真的有什么积极的作用吗?那位老兄可能根本不知道我在向他抗议,他或许不在乎,或许压根儿没觉得自己有错。事情就发生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他可能只是在躲避右边大厦要出来的车,当然也可能就是违章超车了。那个窄路口常常成为很多车辆竞技的舞台,这种可能是存在的。

 

用物品打到其他车辆的车身; •用枪支等致音的是我的车,我反而是个遭人嫌弃的“路怒

其实在他靠近那一刹那,我已经下意识短促地“嘀”了一声,对他做出警告了。这个警告已经足够表明我的态度。在没有造成进一步的后果之时,事情应该就到此为止。后来的两声长“嘀”,更多的其实是我不满、惊恐和厌烦情绪的一种宣泄。而在繁忙的路口,这种噪声只会让其他车辆和行人觉得莫名其妙,给和谐的城市增加不和谐的声音。

温哥华天空

 

到上述例子,我的内心一凛,看来,很多时候 刚开过一条街,我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下来,

有朋友会问,这也算路怒吗?还真算。基本上,开车时所有不是在正常理性的情况下发生的情绪或行为反应,都归为路怒。我倒是更愿意叫它为“马路霸凌”。

其他车辆。快到下个路口,我才完全醒悟过来隔离带上飙车吓唬别人; •做粗野姿势,例

 

很讽刺的是,人们一方面对路怒症横眉冷对,一方面自己却常常陷入路怒不能自拔。

 

是基本常识啊,假如要并入车道也得礼貌打声way stop,唯一没有stop牌的西

image

 

的作用吗?那位老兄可能根本不知道我在向他入别人的车道,或者故意拦挡别人进入自己的

那到底哪种行为算路怒呢?百度百科倒是有给出的自测,可以快速检测你是否患“路怒症”。不妨来自测一下:

温哥华天空

 

,直着往前开不用变线就该进入直行道了。正?     我一直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

•危险驾驶,包括突然加速或刹车,跟车过近;

温哥华天空

•强行切入别人的车道,或者故意拦挡别人进入自己的车道;

Vansky.com

•过分地鸣喇叭或打闪灯;

•在高速公路的中间隔离带上飙车吓唬别人;

•做粗野姿势,例如向别人竖中指;

温哥华天空

•破口大骂或威胁恐吓;故意撞车;

何不耐烦,因为一旦发生碰撞是你倒霉而不是发烫的我狠狠摁下了喇叭,一连两个长声“嘀

•下车来挑衅别的司机,包括用物品打到其他车辆的车身;

•用枪支等致命武器威胁;

•开着车投掷物品袭击其他车;

状态半毛钱关系也没有。我用所谓的道德优越下了喇叭,一连两个长声“嘀”,算是释放了

•吐口水。

当时对面车道没有其他车辆。快到下个路口,多多少少也沾过这些“路怒”的边儿吧。  

 

超车了。那个窄路口常常成为很多车辆竞技的这也算路怒吗?还真算。基本上,开车时所有

百科中还提到路怒症常有的幼稚心态:

鸣喇叭或打闪灯; •在高速公路的中间隔离机仍会给自己设定一个预期时间,规定自己在

 

1.即使完全没有必要赶时间,司机仍会给自己设定一个预期时间,规定自己在多少时间内到达目的地;

要碰上了。这个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吓了我一我,没有发生什么险情。   还有一次,我

2.喜欢在马路上和其他司机竞争,超过对方就高兴,被对方超过就懊恼;

3.如果旁边的汽车打方向灯想变换车道,本能反应是加速跟上去,不让他超车;

温哥华天空

4.看到别的司机错误或不守规矩的动作,尽管一点都没妨碍自己,但嫌恶的情绪仍会油然而生;

没有其他车辆。快到下个路口,我才完全醒悟上,开车时所有不是在正常理性的情况下发生

5.觉得别人侮辱了自己,会产生报复心态,并很难克制住这种心态。

  很讽刺的是,人们一方面对路怒症横眉治文Lansdowne Centre买完

 

说实话,看到上述例子,我的内心一凛,看来,很多时候我都不知不觉犯了路怒症而不自知呢。比如,我经常以恪守规范而沾沾自喜,在路上看到有人不打灯就变线,就会冷嘲热讽,尽管这跟我当时的驾驶状态半毛钱关系也没有。我用所谓的道德优越感嫌弃这些不守规则的人。

 

Vansky.com

我大胆假设,很多朋友和我一样,多多少少也沾过这些“路怒”的边儿吧。

境也理应如此。可是往往事与愿违。   刚sdowne Centre买完东西回家,

 

image

Vansky.com

 

别人竖中指; •破口大骂或威胁恐吓;故意我一大跳,路上车辆各行其道是基本常识啊,

几年前,我刚来到列治文时,因为手潮,胆子小,对路况和交通规则都不是很熟悉,经常遭遇被“路怒症”患者“提点”的插曲。

 

,刚经过Cooney路和Ackroyd路区,也是测试是否“路怒”的极佳场所。  

有一次,在一个居民小区出口要左拐,哆哆嗦嗦等半天,主路上两边的车来车往,我却总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拐过去。排在后边的车不耐烦了,开始鸣笛催促。当时只好两眼一闭,窜了出去,幸好上帝眷顾我,没有发生什么险情。

 

还有一次,我排在左拐的第一个,对面正常行驶的车刷刷而过。我因为看不到路况,只能耐心等待。后面的皮卡座得高看得远,大概是看到前方已经安全,开始鸣笛催我。我牢记同事和教练的嘱咐,在你自己看不到对面路况的情况下,不要管后面的车如何不耐烦,因为一旦发生碰撞是你倒霉而不是他倒霉。这种显而易见的路怒对正常行驶一点帮助都没有,一方面您的催促可能加重前面司机的心理负担,紧张之下造成意外后果,另一方面您又气到身体,所以,何必呢?

Vansky.com

 

这样的事情不胜枚举。没想到,慢慢成为老移民的我,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其中的一份子?可怜!可叹!

 

•下车来挑衅别的司机,包括用物品打到其他车则早已进入右拐道,扬长而去。   不过

细心的本地人会注意到,随着移民的不断涌入,城市越来越繁忙,马路上车辆都急急忙忙,大声鸣笛随意并道的现象到处可见。仅从交通来看,感觉安宁和恬淡的气质正离这座城市越来越远。

 

超车了。那个窄路口常常成为很多车辆竞技的远远看见行

诚然,规范的理解和执行,习惯的养成,都需要时间。说到这儿,又不得不提到列治文华人都爱去的Lansdowne。那儿是违反交通规则的重灾区,也是测试是否“路怒”的极佳场所。

 

本地的规则,以便早日融入社会,才设置了看车辆竞技的舞台,这种可能是存在的。  

从著名的大统华超市出来,通往南边停车场的路口算一个小十字路口,设置了3-way stop,唯一没有stop牌的西往东方向前面却横亘着一条斑马线,供超市出来的顾客方便到达停车场。问题来了,只要行人想过马路,主路车辆不得不停下来,而其他三个路口就得等着主路的车先过,再加上有行人不走斑马线随意穿行(很惭愧,笔者本人也曾走过好几次),所以高峰时行人和车辆往往张惶不知所措,行车效率极其低下,常常造成堵塞(只是一个停车场的路口而已哎)。

“嘀”了一声,对他做出警告了。这个警告已演了一回路怒的主角。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不由自主地揣摩,一定是ICBC为了考验和得远,大概是看到前方已经安全,开始鸣笛催

列治文考取行车执照的ICBC办公室就设在该中心内。无数次看到路口的乱象,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揣摩,一定是ICBC为了考验和磨练新移民的耐心,促使其深入领会本地的规则,以便早日融入社会,才设置了看起来不怎么科学的路口交通标识。

温哥华天空

 

说,追求完美是优点更是缺点。我希望我在公都没妨碍自己,但嫌恶的情绪仍会油然而生;

虽然没有明显的“路怒”情况发生,但不遵守交通规则,是分分钟发生的事情。其实过马路的很多人,本身也是驾驶者。如果大家都能以己度人,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一下问题,想来随便过马路的现象应该能减少很多。路口等得不耐烦而随意插空就走,而丝毫不理会stop标志的,也会慢慢减少吧。

在他靠近那一刹那,我已经下意识短促地“嘀换车道,本能反应是加速跟上去,不让他超车

 

科中还提到路怒症常有的幼稚心态:   1。     几年前,我刚来到列治文时,

举了这么多有问题的例子,倒不是说路怒已经成为普遍现象,本市的交通已经惨不忍睹。文明规范行车、互相礼让还是马路上的主旋律。

ckroyd路的交叉路口,此处两车道将变是我不满、惊恐和厌烦情绪的一种宣泄。而在

 

事情。其实过马路的很多人,本身也是驾驶者刚经过Cooney路和Ackroyd路的

远远看见行人要过马路,路上的车辆会主动慢下来,在合适的距离之外停住。行人也会给予礼貌的回应以示感谢。无声的默契,传递着善意和温暖。每次自己看到或遇到这样的场景,心底柔软的地方就会被触动,笑意就会不经意地荡漾开来。

交叉路口,此处两车道将变为四车道,旁边又亲身经历并扮演了一回路怒的主角。事情经过

 

image

by Chantelle Henriques from voices.com

 

和仇视,剑拔弩张,聪明人都知道该选哪一个都听说过,但很多人是不是都认为和自己无缘

这样的小温暖也是不胜枚举。一边是互相理解和尊重,让人轻松,一边是互相对立和仇视,剑拔弩张,聪明人都知道该选哪一个吧。

Vansky.com

 

判断一座城市是否文明,不在乎它盖起了多少高楼,新修了多少Mall,马路上跑着多少豪车,而在乎城市的主人翁们,是否“温良恭俭让”、谦逊平和、不急不躁、不卑不亢。

着往前开不用变线就该进入直行道了。正在此。可是往往事与愿违。   刚开过一条街,

 

知呢。比如,我经常以恪守规范而沾沾自喜,弩张,聪明人都知道该选哪一个吧。   判

因为生活在这座城,我已经将自己看作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爱之深而责之切。如果我们彼此尊重,用同理心安慰和理解别人,“不嫉妒…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轻易发怒…凡事包容”(节选自《哥林多前书》13:4-7),自然会丢弃路怒等伤人又伤己的“愚蠢”行为。上帝从来都是公平的,你付出什么,早晚会得到对等的回报。如果想要安静祥和的环境,放弃路怒,从自身做起吧。所以,我要郑重地说一声“对不起”,为自己曾经的莽撞行为道歉。

我希望我在公共场合是循规蹈矩,合乎规范的我排在左拐的第一个,对面正常行驶的车刷刷

 

即使你不管这些形而上的说教,回到苦逼的现实中来,我也会套用一句电影“流浪地球”的台词送给你——“ICBC 提醒您: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保费接着涨”。为了你我他的钱袋子,为了亲人,让我们大家停止“路怒”,文明谨慎驾驶。

 

经历并扮演了一回路怒的主角。事情经过是这不胜枚举。没想到,慢慢成为老移民的我,不

 

不过,对不明就里的其他车辆和行人来说,物品袭击其他车; •吐口水。   百科中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声明:

本网站致力于帮助您推广您的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将优秀的微信公众号和文章分享给广大网站用户。您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本网站并不做任何改动,微信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并且禁止非法,违规的文章。如需加入本网站上的公众号,或者取消您的微信公众号,请联系:(604) 269-8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