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要提前大选?自由党摩拳擦掌,特鲁多占据优势|今日加政

 

的加拿大,40% 的支持率是一个非常高的,Justine Trudeau 首相任


文|Eric

【今日加政】为加拿大华人Eric在《加拿大和美国必读》公号开设的独家专栏,以更西方、在地的视角来为华人、华裔解读加拿大。每周一更新,不见不散。

我们为什么又要大选了?.mp3

原文标题:我们为什么又要大选了?
种种迹象表明,加拿大很可能在今年秋天提前大选 。出了什么事情?不是 2019 年刚刚大选过吗?怎么又要大选了?

image

种种迹象表明,加拿大很可能在今年秋天提前励使用清洁能源,尤其是天然气。关键词是减

图源:Unsplash
这就得说到加拿大的基本政体。加拿大是一个议会制国家,我们的大选就是选下议院(Parliament)的议员。哪个政党在下议院中的席位最多,这个党的党领就自然成为国家首相(当然,这需要代表女王的总督签字,这是一个尊重女王的仪式性签字)。
议会是一个立法机构,而首相则代表行政机构,这个意思是说,在加拿大,不是三权分立,而是两权分立。我们的行政权和立法权基本上是合一的。
这样做的好处是议会和政府之间的摩擦较小,行政效率非常高。你很难看到加拿大政府如美国政府和议会之间的扯皮。同时,由于政府和立法机构同时是一个党主导,这使得议会制政府有一种“承担责任的政府”的意味。一旦出了问题,人民的怨气就是冲你这个负主要责任的党去的。下一次大选这个党就危险了。
但反观美国,一个政策失败,议会和白宫责任并不清晰。双方都会怪对方从中作梗。比如2020 年大选时,川普就攻击拜登说:“你和奥巴马在位 8 年,怎么没干多少事?”;拜登的回答是:“那还不是因为你们共和党一直从中阻挠?” 
在总统制,三权分立的美国制度下,就经常会出现这种责任不清的结果。另外,议会制还有保证多样性、小党可以生存,较难出现两极化,政治妥协成为常态等优势。
 
但议会制的一个最大的缺点,是在出现少数派政府的时候,政局会变得不稳定。和美国每四年一次的固定大选不同,施行议会制的国家,很多时候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来一次大选。
所谓少数派政府,就是说下议院中的占席位数最多的,党领为首相的这个党,其席位数虽然最多,但不过半数。这个时候,他们往往要去联合一个小党,也就是说必须向一个小党妥协来换取其支持,以保证自己这个阵营的总票数过半,这样才能进行正常的立法和行政。
但这种不同党派之间的联合经常是极其脆弱的,因为毕竟是两个政党,理念是有区别的。所以这个时候,最大的反对党就会想方设法策反这个和执政党联盟的小政党,许诺给他们更多的利益,以使其反水。一旦执政党联盟破裂,下议院就可以立刻开始对现政府进行不信任投票。
如果通过,则现政府不被议会信任而崩溃,议会制国家就必须立刻提前进行大选。有趣的是,反过来,执政党也会根本不等你反对党来进行不信任投票,我自己就先把自己给解散了,这就是我们下面要讲的情况。
这里插一句,我们一直在说下议院的事儿,那么上议院呢?上议院(参议院,在英语中是同一个词)在加拿大没有太多存在感,基本上是一个对英国政体的拙劣模仿。参议员们也不是选举产生而是首相推荐的。虽然法律规定所有立法必须两院均通过,但加拿大这种上议院议员产生的方式,使得上议院几乎不会否决下议院的立法。
上议院实质上已经类似一个首相顾问团的角色。历史上有很多次提议取消上议院,最近的一次改革是在 2016 年做出的,Justine Trudeau 首相任命的 35 名参议员均为无党派人士,增加了上议院的中立性。目前来说,考虑加拿大的政治格局时,不需要太多关注上议院的角色。

image

Vansky.com

图源:Unsplash
我前面提到少数派政府在议会制下可能的不稳定性,而这一情况恰恰就发生在本届政府上。
2019 年大选中,自由党大败,勉强保住了自己的多数党席位,但也仅剩 155 席,不够半数( 2015 年大选时自由党赢得了 184 个席位,远超半数。这就是一个很稳定的政府,执政满了 4 年。),但因为当时各主要政党之间意见分歧较大,Trudeau 政府没有能够建立一个联合政府。
这使得自由党在执政过程中,阻力非常大。每一个法案都得临时去说服其他党议员投赞成票,这对于自由党来说,是一个并不顺利的执政环境。
但作为首相,Trudeau 还有另一件武器可以使用,就是选择形式对自己有利的时候,突然宣布解散政府以提前大选。
而目前来看,恰恰就是这么一个时机。从去年疫情开始,自由党的支持率就一举超过了自己的主要竞争对手保守党,最高曾经达到过 40% 的支持率,在多党制的加拿大,40% 的支持率是一个非常高的数值,而同时保守党的支持率下降到 28%。自由党的这一优势一直保持到了现在,仍有 35% 以上的支持率。尤其在东部省份,高达 45% 以上。
这个时候,也许是对自由党最有利的重新大选的时机,因为一旦疫情过去,紧接着可能会有通货膨胀的压力,到明年,可能局势会反而对自由党不利。因此,尽管 Trudeau 首相多次含混其词地回避是否提前大选的问题,但坊间一般认为,在今年秋季提前大选是一个大概率的事件。要知道,在加拿大的历史上,少数派政府执政的时间基本上不会超过 2 年,从历史规律来看,也该提前大选了。
Trudeau 首相最近连续访问了多个省份,而且广发福利。很多迹象表明,自由党已经全面开启竞选模式,这包括向老年人发放福利,增加托儿费的补助,敦促自己的议员经快结束休假,Trudeau 首相甚至也打扮得更加年轻帅气,刮掉了之前显得更为成熟的胡子,看上去更有了对女性的亲和力。
我们可以先大约了解一下各主要政党的竞选主张,帮助我们考虑自己投票时的选择。
自由党的主要主张还是向富人加税,这包括对豪华汽车,游艇,平时不住人的度假屋等加税。环保方面增加碳税,减免环保企业税务,另外加强打击税务漏洞。提高最低工资至 15 加元/小时,增加带薪病假期限。在未来 10 年中投入 4.4 亿研究人工智能技术。关键词是:加富人税、环保、促进科技。
保守党的主要主张是为环保企业减税,将更多的钱留在各省,而不是上缴联邦。鼓励使用清洁能源,尤其是天然气。关键词是减税和环保。
NDP 的主要主张是给资产超过 2000 万的富人增收 1% 的资产税。资产税不是收入税,是说你有 2000 万加元的资产,仅此一项就得每年交至少 20 万加元的税。阻止新的石油管道的修建,加强节能科技的应用。减免较大部分的学生贷款。

image

们在很多时候需要做出妥协和选择。不仅如此   原文标题:我们为什么又要大选了

图源:Unsplash
在一个民主国家,大选是最体现这个国家民众的自管理素质的。所谓民主国家,就意味着民众本质上是自我管理,自我管理有两个重要的要求。
第一是自我管理的意愿。这需要我们有一定的政治责任感。在民主国家,关心和参与政治是一个基本责任。不关心政治则被看作是不负责任的表现,这代表着你不愿意自我管理,谁给你安排什么都可以接受,你也不愿意为社区发声,不愿意表达社区的诉求。
另一个关于自我管理的要求是,我们需要有自我管理的能力。民主制度下,参选的政客无异于上门推销产品的销售员。任何政客都会把自己的产品说得天花乱坠。我们需要有一定的分析能力,来选择最适合我们的产品。但同时,我们也需要意识到:世界上没有一件完美的产品,我们在很多时候需要做出妥协和选择。不仅如此,在一个民主素质较高的国家里,选民们还需要考虑自己社区的利益和国家整体利益之间的取舍关系。
在美国发生 2020 年大选危机,使得美国人对大选的信心产生了动摇,这已经不能算是一个对选民素质的要求了,而是已经接近突破民主制度底线的危机。加拿大很幸运的是,我们还远没有到那么糟糕的程度。我们需要考虑的重点是:积极参与,平衡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选择。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声明:

本网站致力于帮助您推广您的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将优秀的微信公众号和文章分享给广大网站用户。您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本网站并不做任何改动,微信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并且禁止非法,违规的文章。如需加入本网站上的公众号,或者取消您的微信公众号,请联系:(604) 269-8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