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中国多地警告:不回国就注销户籍!边境万人排长队紧急撤离!真相,泪目了。

 

 
image
 
6月,中缅口岸排起了长长的人龙,大批人拖着行李,排队等候入境中国。
 
image
image
 
6月12日的边境,长长的人流,足有数万之众,一眼看不到边。
 
image
 
身后,是更多的人在翘首以望。
 
image
 
中国多地已经下了最后通牒:
 
再不回国,户口就要注销了。
 

image

Vansky.com

 
01
 
宁可入狱,也要回国
 
最近,无数留缅北人员每天紧盯手机,
 
时刻关注着排队回国的最新消息。
 
人群中的小张,21岁,老家四川。
 
四年前,他被网友以高薪工作诱骗至缅北,
 
接着护照、手机都被没收,铁丝网和持枪“保安”,让他瞬间坠入了冰窟。
 
开始时,因为抵死不从,他在数十人的围观中,被一刀剁掉了左手4根手指。
 
image
 
曾经只在电影中看到的“虐打”,都是真的。
 
image
 
稍有不从,会被关水牢,被螺丝刀插后脑……
 
image
 
有人命丧他乡,有人被打到“听话”,
 
关进“办公室”,好好干活。
 
image
卧底偷拍的诈骗集团窝点
 
很多人盼着赶紧被公安抓走,
 
进了“局子”,感觉“好激动、好放松”……
 
image
 
盼着盼着,终于来到6月,
 
近日,中国多地突发严正警告:
 
敦促非法滞留缅北的华人尽快回国!
 
image
image
 
特别是从事违法行为的犯罪份子,
 
劝返回国、投案自首!
 
浙江
 
image
image
 
江西
 
image
福建
 
image
 
海南
 
image

就连人民日报等媒体,都接连报道了相关新闻。
 
image
 
还有一些地区限定了时间:
 
6月30日前,如果滞留缅北窝点拒不返回,将采取“十个一律”惩戒!
 
image
 
部分地区更是下了最后通牒:
 
针对境外搞电信诈骗的人员,
 
若拒不回国,一律注销户籍!
 
姓名、身份证号、户籍地址,全公之于众:
 
image
 
各地已掌握人数、名单也已整理而出。
 
image
 
消息一出,很多人通宵排队。
 
“凌晨3点多去排队,上午9点马上就要排到了,结果没号了,6月15日继续去排。”
 
“晚上10点去果敢老街排队,上午8点终于拿到号了。”
 
image
 
边境多个口岸,滞留者每天都会打听,最近放号排队的时间。
 
一名此前滞留缅北的网友分享了自己回国的经过:
 
“首先,在缅甸当地政府排队拿号,最好凌晨3-4点就去,越早越好!在缅甸方隔离点隔离3天并做两次核酸检测后,可以拿到核酸检测报告。入境国内后,要在口岸附近隔离21天,对非法出入境人员还要罚款……”
 
各种群里,有人在疯狂抛售店铺
 
image
image
 
各地执行力度很大,按要求落实惩戒措施。
 
官员挨家挨户核查、做工作
 
image
image
 
拒不履行的,在门口喷涂“诈骗之家”。
 
image
image
 
很多人自知犯了罪,回去将面临严惩
 
image
西昌市缅北回流人员警示教育大会
 
但残酷的现实却让他们孤注一掷,
 
不惜一切代价,抓住这最后的机会——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很多终于逃回国的青年,
 
口述了自己当时痛不欲生的悲惨遭遇,
 
“宁愿回国接受惩罚”,都不愿再去缅北。
 
image

为什么国家会突然出手?

因为,缅北10万骗子不除,

将是14亿中国人永远的噩梦!
 
image
 
02
致命烟花
 
缅甸与云南之间,
 
隔着一条绵延1147公里的边境公路。
 
此路漫长,中间无数个细小缺口,
 
联结着两侧边民如毛细血管般密集的往来。
 
image
 
这个打洛镇曼山下寨渡口的界河,
 
左边是缅甸,右边是中国。
 
image
 
在右岸长大的金珍记得,儿时常在河中玩,
 
有个小玩伴叫妙妙珠,家住左岸。
 
一个猛子扎到水里,一会左岸,一会右岸,
 
那时的她们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跨过了国界。
 
但一河之隔,却是天上地下。
 
左边的缅北,是缅甸北部区域的别称。
 
跨过边境线,“黄”和“赌”便成了合法生意。
 
2000年,这里才开始禁“毒”,
 
而五元黄麻素,依然在坊间频繁流通。
 
image
 
这里战火纷飞,势力盘根错节,却仍靠着与中国比邻的地理优势,疯狂汲取生存养分。
 
这里的“杀猪盘”大到无法想象,每年从中国骗走数亿。
 
佤邦、木姐、果敢、勐拉,四城与中国云南接壤,

官方语言里包括汉语,可流通人民币,

这里能收到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的信号,却又不在中国的管辖范围内。

也因此,成为了电信诈骗犯罪分子的天堂。

 
image
 
在这里,电信诈骗行业被称为“现金网”。

而这种危害社会的行业,在当地却是合法的。

曾有当地军政府甚至成立了专门的“经济开发区”,为电信诈骗的犯罪分子提供专门的营业许可证。
 
image勐波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发放的许可证
各色电信诈骗团伙会给军政府交钱,创造就业,带动消费。

同时围绕着这些诈骗集团,各色衍生行业在发展:

提供网络服务的、送外卖的、开酒店的……

这些骗子不针对当地人,他们的诈骗对象,

都是在中国境内拿着手机和电脑的中国人。

近年,10万中国人或被诱骗,或铤而走险,

来到缅北,他们想搞钱,

结果,很多人搞死了自己。

 
image
克钦邦戒毒所里的一名戒瘾者
 
2020年,土豆曾前往缅北,

回来说:“甜瓜,你不知道,缅北的建设速度太快了!那写字楼一栋栋拔地而起,那路刷刷地修……”

但是,他有一点不解:

怎么每天凌晨2-3点,就啪啪放烟花呢?

而且,都是在不同的地方响起。

后来,我们才知道,

那些写字楼,都是租给电信诈骗团伙的。

烟花,是每成功诈骗50万,就放一束庆祝。

 

有当地知情者曾告诉我们:

 

“缅北上空每一朵烟花绽放,就意味着又一个中国人倾家荡产!”

 
image
 
而电信诈骗带来的宏利,当地政府乐见其成。

楼越修越高,泥泞土道变成了水泥路。

中国的受害者们被骗得倾家荡产,

而在缅北,却是骗子们值得欢庆的业绩。
 
 
image
 
03
苦 海
 
缅北有四座城市与中国云南省直接接壤。

普洱对面是佤邦,德宏州对着木姐,临沧毗邻果敢,西双版纳州对面就是小勐拉。

绵延千里的边境线,为偷渡提供了土壤。

几年前,只要200元就可坐“蛇头”摩托过境。

现在,纵使加强了对偷渡的打击,但边境线上大片原始森林仍是极佳的遮掩。

 
image
夜深了,打洛边境派出所的民警用探照灯观察

从前,往缅北街上一走,

随处可见提供偷渡服务的广告。

后来,疫情来了,

价钱翻了好几番,现在差不多过万了。

 
image
 
我们所探寻的这座小镇,面积不大,
 
只有三条像样的马路,
 
路两边却隐匿着六家赌场,和无数见不得光的生意。
 
image
 
小张,就是被骗到了这里。
 
原本,他在深圳打工,生活过得去。
 
直到2020年12月25日,一位相识2年的网友伸出了“橄榄枝”:“我在云南芒市开了一家互联网公司,请你过来当网管,底薪8000元,五险一金。”
 
12月31日,小张拿着网友提供的机票,飞往云南,并被安排住进了瑞丽的一家旅馆。
 
1月2日下午4点,一辆面包车来接他,沿途停靠了多家旅馆,陆续又上来了7个人,都很年轻,一路无人说话。
 
数小时后,车窗外还是了连绵的深山,小张心生疑惑。
 
他觉得不对,小心地问:“这是去哪儿啊?”
 
依旧没有人回答。
 
后来邻座一男子小声说:“已经偷渡出镜到缅甸了。”
 
小张顿感不妙,马上起身,却发现门早已被锁死……
 
就这样,中途他们被强制分流,换乘车辆,大约3个多小时后,他被通知下车。
 
那是一家酒店,他在那里看到了骗他来的“网友”,大家都叫他雷总。
 
“不到30,头发油光水滑,旁边还有2名随从。”

他瞥到旁边摆着一盆生姜,上面插着两把尖刀。后来,他才知道这叫“一统江(姜)山”,专治不服。

 
image
网络示意图
没有任何交流,小张的身份证、手机、银行卡和随身物品全被收走,他被关进了酒店的一间“小黑屋”,一日三餐定点送来。
 
他提心吊胆,夜不敢寐。
 
2天后,“雷总”带着一名持枪壮汉前来,见面就直接将小张摁倒在地,用枪抵着头逼问银行卡密码和手机支付密码。
 
得到回复后,“雷总”脸色稍有缓和,开门见山地说:“我公司规模很大,有洗钱的、搞茶的,还有现金网,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他们管被操纵做皮肉生意的女孩,叫“茶”,
 
金融诈骗,叫“现金网”。
 
这是一个“黄赌毒骗”俱全的犯罪组织。
 
image
 
小张被吓懵了,忙谎称要“考虑”,接下来的日子,他每天都在计划着逃跑。每天深夜,他都慢慢摇晃封住外侧窗户的木板。
 
1月18日凌晨3时许,木板终于被成功拿下。
 
小张悄悄开窗,翻身从二楼跳下,眼看院墙一步之遥,翻出去就是生路……
 
而此时,身后却传来凶猛的狗叫,接着多名持枪大汉迅速赶到,将他团团围住。
 
然后,他被绑到了一个类似宿舍的地方,里面横躺竖卧着很多壮汉,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
 
第二天上午,“雷总”带着随从赶来,跟几名壮汉寒暄后,一脚踩在小张背上。
 
“给你仨选择!一,跟着我们搞现金网,二是支付12万赎金,三是一根手指3万!”

说完,他把手机丢给小张。

外面又响起了枪声,小张心想:“就算交了赎金,也不一定能出去,他们拿到钱,就还会要更多!”

于是,他心一横,“我选三!”

 
image
一个大汉摁住小张,将他的手平铺在一张木桌上。
 
“雷总”接过旁人递来的一把长约70公分的武士刀,手起刀落,一刀砍中小张左手的掌指关节处,顿时鲜血四溅,四根手指完全断离。
 
那一刻,小张心想:我肯定要死在缅北了。
 
image
 
不幸中的万幸,因为血没止住,生命垂危的小张被送到了当地一个小诊所,因医疗条件简陋,他只被缝针包扎。

再醒来时已是两天后,

1月21日下午4时许,他被强行带上一辆车,拖到口岸边境自首点。

自首后,小张回国了,被送往隔离点。

当地医生和民警悉心照顾,小张最终捡回了一条命,

隔离结束,他回了老家,5月被荆州警方抓获。

而当时,他在车上遇到的另外几人,却没他幸运。
很多人沦为了诈骗老板手下的“挣钱工具”。
 
不仅没日没夜昧着良心行骗,
 
还要遵从严格的“工作准则与纪律规定”,
 
小到作息时间、说话声音,大到诈骗话术、转账要求,稍有不慎,就被殴打凌虐。
 
image

很多人误入歧途,

丢的不只是手指,而是整个人生。

 
image缅北街头的“代办金融”服务
 
image
 
04
骗  术
 
缅北的诈骗,有三种“主打”业务。
 
一、赌博诈骗窝点。因为当地管治政府的纵容,杀猪盘、裸聊敲诈勒索、电信诈骗等各类犯罪,在这里成了“正规产业”,而且作案的对象主要面向国内。有的地方甚至会派地方武装来保护办公地点,免受“打扰”。

二、“包网”服务。主要是为诈骗集团提供包括技术开发、窝点搭建、支付通道对接、广告推广在内诸多服务的公司。

三、“现金网”技术开发。从事此类者,专为诈骗集团开发各类博彩开发服务。此前泛滥的“杀猪盘”,到最后基本都是把受害人引流到各个博彩诈骗平台。

 
当然,当地政府的“庇护”背后,是巨大的利益链条。
 
缅北的诈骗办证、“办公面积税”非常之高,
 
据传,有的大型诈骗公司每天上交费用高达百万
 
可想而知,他们每天要骗多少钱,才能保证盈利。
 
image某经济开发区收取费用的告示

 

看到这里,您也许会问:

既然知道骗子都在那里,为何不一锅端呢?

应该说,致力打击犯罪,中国警方一直煞费苦心。

这些年,我们先后于泰国、越南、柬埔寨、菲律宾等国会商,建立起了联合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网络博彩犯罪的机制或者制度。

但是,缅甸,一直是个“钉子”。

 
眼下的缅甸,形势微妙,尤其是缅北靠近中国一侧的部分城市,处于“军阀割据”的混乱状态,甚至完全不理其中央政府的呼吁。

国家之间即便有协议,也很难落实到地。

而我们的警察,不经他国允许或协助,无法在境外有效执法。

 
但即便如此,我们的国家也一直在努力。

这两年,在中缅边境组织的“510”打击背包客行动”、“大面积封停诈骗集团使用的QQ号、微信号、支付宝账号”等行动,都取得了良好效果。

 
image

但毒瘤,依然没有根除。
 
 甜瓜说 
 
您接到过诈骗电话吗?您看过钓鱼网页吗?

眼下的缅北,

超10万骗子日夜不停地向中国百姓发起“攻击”,

而且,我们的法律,鞭长莫及。

 
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1、严打“偷渡”,掐断缅北的罪恶通道。

2、让骗子在缅北待不下去,这或许就是此次“不回国,注销户籍”行动的意义。
 
目前,缅甸疫情严重,加之政府施压,大批骗子正在归来,中国警方正严阵以待,也许会带来防疫压力,但却是最好的时机。

这一路,多少英雄血洒边境。

为了打击罪恶,仅2019年就有280名公安民警、147名辅警因公牺牲,6211名公安民警、5699名辅警因公负伤,是真正的时时有流血、日日有牺牲。
  image
  ▲这枚警徽图片由因公牺牲警察头像拼成
 
一位英雄倒下,马上会有更多英雄迎上,

肩并着肩,站成铜墙铁壁,守护边防。
勐卯派出所,刑警队长刘新宇和同事穿上防弹服,
 
这样的战斗,贯穿着他们日常的第一天。
 
image
 
瑞丽,43岁的巡逻队员王永和同事一起巡视。

顶着炎炎烈日,他们用脚步丈量着边防线。

 
image

边防江桥站,26岁的蓝武正在长途大巴上仔细检查。

入伍6年,他已成长为一名经验丰富的缉毒战士,迄今查获40多公斤毒品。

 
image摄影/新京报记者 浦峰
 
又一场围捕,接到线索,巡逻队员深夜出动。
 
image

这一次,欠同胞的累累血债,该偿还了……
 
image
 
6月30日,已进入倒计时,
 
打击违法犯罪,中国人绝不手软!
 
image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声明:

本网站致力于帮助您推广您的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将优秀的微信公众号和文章分享给广大网站用户。您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本网站并不做任何改动,微信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并且禁止非法,违规的文章。如需加入本网站上的公众号,或者取消您的微信公众号,请联系:(604) 269-8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