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宮斗術擊敗白人种族主義(六) (接上篇) “老闆讓你去他辦公室,”有人走過來對我說。 - [120] ()

中華宮斗術擊敗白人种族主義(六) 

 

 

(接上篇)

 

“老闆讓你去他辦公室,”有人走過來對我說。

 

我早就預知這一天遲早來臨,因此並不覺得意外。

 

在中國,但凡兩同事鬧矛盾,或者員工与干部鬧矛盾,如果一方因此离開這家單位,通常另一方也留不下來。社會主義,單位,尤其是國營單位,經濟盈虧並不是最重要的,內部關系的“和諧”和政治環境的“穩定”“太平”才是至高無上的。在單位上興風作浪惹是生非的人固然要被排斥或調离,但無辜受害的“軟柿子”或者強硬回擊的“硬石頭”也不受待見。領導常說,“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你成為人家的目標或靶子,或者只是替罪羊,只能說明你有毛病。盡管中國的單位朝政總是充滿是非,但中國的單位政治通常也不容忍是非,所以,無論采取何种手段將對手赶走的人,他自己不久也必將被赶走。這樣的情形,我的朋友圈中就有好幾位,無一例外。

 

於是,我將自己的個人物品收拾妥當,又將公司發給員工工作之用的公家物品整理包裝好,提進老闆辦公室,放在他桌上,然後準備滾蛋。

 

老闆疑惑地看著我:“你這是干嘛?”

 

我緩緩而言:“你們上星期炒了他,今天是不是輪到我了?”

 

老闆說:“這個你不用多想,這不關你的事,各人只管做好各人的事,其他的不要瞎聯系。我今天找你來是要按排你新的工作。他走了,我們發貨收貨部缺少一名熟練的叉車工頭,你來填這個空缺吧。等你過了試用期,我們會按公司規定加薪,同時根据法律付給你加班費。好好干吧。”

 

我也不知為什麼,這次我一點沒有感激和興奮,只是淡淡地回答:“這樣不好吧?其他同事會認為是我處心積慮把前工頭排擠走,奪了他的職位,搶了他的飯碗。這不是提拔我,這是用火爐烤我,終究會害了我。”

 

老闆說:“我說了那事与你無關。我是安排工作,不是安排人,對你們那些是是非非不感興趣。我時間還緊,你去準備,下星期履新職。把心思放在做好工作上,別老琢磨人,我們喜歡踏實工作的人,不喜歡心機太深的人。你前任的离開,就是這個原因。”

 

看來,他用了我發給他的視頻作為炒人理由,卻尚不知道那視頻是我的作品,而且好像也沒興趣知道其來源。

 

仔細想想,老闆的反應似乎也正符合我的邏輯推理:社會主義企業“是非”第一,利潤第二,而資本主義企業正好反過來,利潤第一,沒有“是非”,因為一切圍著“利潤”轉,實在也沒那閑工夫。

 

但我卻不想在這裏干下去了。

 

在我看來,勞動的意義不僅僅是為了賺錢,勞動的本身應該是快樂的,如果不能快樂地勞動,那勞動就是一种痛苦,一种折磨,短期忍受可以,一輩子忍受心有不甘。

 

那家夥畢竟軍人出身,全家都上過戰場,又都死於中國人或中國武器,而且又脾氣暴躁,情緒沖動,心理也不健全,萬一他來尋仇,那時節“人權”“民主”“自由”“法制”都救不了我,也幫不上忙。

 

然而在沒有落實下一個工作之前,我還是先為五斗米折腰,權且在這裏混著罷,於是就答應了老闆。

 

我白天工作,晚上找工作(Job Search),不再管別的閑事。

 

過了幾天,公司裏傳開,那白人工頭被炒之後,轉身就把公司告了,而且這個官司還把資助他就業的政府和軍方卷了進來,老闆正為此焦頭爛額。

 

但我听到這個消息,卻反而釋然了。他既然選擇法律去告狀,通常情況下他應該不會采用黑社會辦法來尋私報復。黑社會不怕法律,最怕黑社會,我用“告黑狀”的厚黑學宮斗術對抗他,因此我也最怕他用黑社會的方式對付我。現在他選擇法律,選擇“告白狀”,我何憂哉?

 

不過我還是必須多個心眼。古語說,事以秘成,語以泄敗,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所以我還是不能掉以輕心,須加小心防犯。

 

對於老闆被告,我也沒什麼歉意。他用歧視性的工資政策引發了白人工頭与我之間的矛盾,將本來是無產階級与資產階級的階級矛盾轉化為無產階級自己內部的种族矛盾,讓無產階級工人互斗而自己卻作壁上觀,坐山觀羊斗,讓蚌相爭,他自己漁利;現在,我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諸其人之身,將白人工頭与我之間的种族矛盾重新轉化回去成為他与老闆之間的階級矛盾罷了。當得知白人工頭的起訴狀中我並沒有被列為被告時,我悵然若釋:我也可以作壁上觀,坐山觀虎斗了。

 

又過了幾天,我接到鐵路公司集裝箱裝卸站的一個電話,讓我去面試集裝箱吊車司機的工作。

 

我向公司請了一天假去面試,面試順利通過,部門經理把我的Resume交給HR,告訴我找兩個Reference,次日即可上班。我問能否暫緩兩天,我得回去跟現老闆及前老闆商量;不辭而別的事,會影響將來的Reference。他們說沒問題,於是回家。

 

第二天,我如往常那樣到公司上班,未到門口,卻發現警車林立,公司出入口均被封閉,彩色絛條凌亂,四圍還有警察巡邏把守,公司建筑物內卻不見一個人影,門外的通道上隱隱有灘血跡,牆壁上似乎有遭槍彈射擊的槍眼。

 

一名警察走來問我:“你來這裏干什麼?”

 

(未完待續)

分享到微信

报料,吐槽
温哥华热线

热门话题

入职大统华最高能拿到多少钱
想当店长 4055 2019-02-18 13:32
大清早看老公电话就被恶心到了怎么会有...
有人遇到过吗? 3669 2019-02-25 16:06
遇到这种极品算我倒霉,还是只有捏鼻子...
忍不住吐槽一下 3534 2019-02-22 09:18
我出轨4年了,但老公还是不愿意离婚
什么时候才是尽... 3423 2019-03-09 11:52
朋友当服务生,月入5000+,还能存...
承认现实,自己... 3169 2019-02-20 21:02
今天收到温哥华市政府来信
要不要同意呢? 3062 2019-02-22 23:50
国内给24万RMB和本地十万刀我应选...
非新非老移民 3057 2019-03-03 12:48
用耳朵感受楼上人妻的24小时生活
让人身心俱疲 3005 2019-03-11 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