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小说)蓝鸟(5)

阅读量:124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第一章(2)

当下,正坐在机舱内的薛云飞似乎轻松了一些,他把头靠在了椅子后背上,随即熟练地调整好椅子的角度,静静地闭上眼。这时,这张依然充满稚气的、非常英俊的脸,表情显得有些冷漠,不知不觉阑珊的思绪飘到了十个小时之前:

那一幕可怕的情景速进、定格,似录相放映般在脑中重现。

穿过大厅,上了电梯,一切如旧,逾接近胡雅的住所,他的心情就愈发紧张。因为这段日子他彷徨失措,为了继续这段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自从胡雅明言分手,他就陷入了慌乱无措的境地。明明知道无济于事,却依然无法抛开这段初恋的感觉。他很想继续维系他们的关系,拒绝交还胡雅家的钥匙,尽管明知道胡雅已经将自己单元的门锁换了,可他还试图找到各种联系胡雅的理由,却都被这个无情的女人拒绝了。这次来,他想做最后的努力,如果还是不行,就从心底彻底了断。

他悻悻然走到801房门口,准备抬手敲门时,却发现房门虚掩着。

“已经是第几次了?这个人怎么总改不了大大咧咧的臭毛病?”,他皱皱眉头,有一丝犹豫,但还是推开了门。

客厅里没人,卫生间里却传来哗哗的流水声。他无奈地一屁股坐在沙发里,顺手拿起本杂志翻看起来,顺口叫了两声;“胡雅--胡雅。”没人应。

他知道女友的脾气,有时候犯起倔,你怎么叫,她就是不理不睬。所以,他只能耐着性子等。

此时,客厅里挂在墙上的电视机荧光屏上正播放着美国电视剧《一级谋杀(第一季)》,他胡乱地看起来,但很快就不耐烦了。水声始终没有停歇的迹象。他终于耐不住性子了,板着脸抬眼向浴室张望着,有些发火:“嘿,我说,你有完没完啊?”。
依然没人回答。这回,他真的急了,感觉到有什么不对,迅速起身,一个跨步冲到了洗手间,顺手推开房门。
眼前的景象,他一下子愣住了。

胡雅全身赤裸,匍匐在地,两只手似求援般地向前伸着,浴巾散落摊放在她的身旁。胸口里不停地向外淌着血,涓涓淌着的细细血流,已经把她躺过的地方染红了一片。
“喂!”云飞急切地大喊:“你怎么了?”

周围寂静一片。
他来不及细想,一个健步跨上去,扶起胡雅。他把她抱紧,急切地摇晃着:“喂,醒醒,你醒醒呀。”
须臾,女人开始有了反映,她的脸已经痛苦地变了形,原来那么美的容貌现在很狰狞。她的喉咙里吃力地发出可怕的咯咯声,身体剧烈地颤抖着。


“走……开……”她象是拼尽所有的力量发出了嘶哑的微弱呐喊,身上的温度正在慢慢地变低。

薛云飞听不清她的话,把耳朵赶紧凑上去,可还是听不清,他试着猜那嘴唇发出的唇语。
“走……开……”。他终于明白了,“我是猜错了吗?”云飞不相信地迟疑着。

胡雅的眼睛突然睁开了,那曾经亮晶晶的瞳孔开始散大。那已经开始散大的瞳孔紧紧地盯着云飞,血,继续在胡雅的右胸和小腹部蔓延开去,随即从云飞的手缝间漏出,滴在地上。

“怎么办?怎么办?”

此时的云飞目瞪口呆,紧接着他想跑,很害怕。他后悔自己干了件蠢事。他不想马上报警,他担心与胡雅的事万一说不清,把自己绕进去,得不偿失。而最怕的是自己谈恋爱的事被妈妈知道。于是,他迅雷不及掩耳般地把胡雅放在地上。没时间多思考,咬咬牙,他跳将起来,从还在痉挛的身体上跨过去。
然后,把沾在鞋和手上的血迹迅速擦干,脱掉身上的黑夹克,跑到厨房,拉开柜门,找了个塑料袋把衣服塞进去,一把塞进背包,夺门而逃。这一切仅用了不到十分钟。

骤间,他用百米冲刺的速度下了电梯,跑到地下停车场,开车离去。
心,在狂跳!胡雅在血波中挣扎的样子在他脑海里不停地翻滚,怎么也挥之不去。

他的良心不时地鞭打着自己:“我这样做,是不是太无情了?……别人要是知道了,可怎么办?……”

思绪如翻江倒海,在脑子里不停地打转,他把车停到了路边的公用电话亭附近,迅速走进去,拿起了听筒,但准备拨号的手却不由自主地放下了。于是,他逃跑般地跨出电话亭,钻进车狂奔起来。

此时,他好像已经神经不太正常了,他好像窒息了,却想不出解决的好办法,最终下决心决定对此事绝对闭口不言,尽快飞回中国。如果能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一切就都能恢复平静。

 

当下,正坐在777客机上的薛云飞心情并没有轻松,他的手心被冷汗浸湿了。他不想再沉浸在恐惧的回忆中,挣开双眼,把头转向舷窗。看着飞机在云朵里穿腾飞翔。他顷刻间有了种错觉:他感觉飞机可能永远飞不到他要去的地方。

天边星辰耀耀,一轮弯月斜挂在天上,只一会儿却被浓郁的黑色渐渐地吞噬了。此时,薛云飞的心境像极了这抹黑,沉重而寂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一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