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中国留学生从事性行业 只因学费生活费太贵



之前报道过,澳洲悉尼有许多豪华公寓变成了“性交易场所”。

比如有着世界最佳高层建筑之称,位于市中心的Central Park。





还有另一栋号称悉尼唐人街地标性建筑的The Quay。

都沦为了性交易者的首选......



很多援交中介都会将嫖客和小姐约到Central Park来交易。



性交易者聊天记录

同样地,这也在去年,吸引到了许多澳洲本地媒体的报道:





此外,本地住户怨声载道!

甚至有住户在自己的公寓内贴上了“警告”



更有澳媒爆出,中国年轻女留学神为了享受奢华生活,在新州提供卖淫服务。

服务报价也因此被掀出⬇️



一则数据调查显示,大多数从事卖淫服务的女性为亚裔。

根据记者暗访,很多年轻中国女性报读了澳洲语言班,表面上是在澳洲读书,其实就是借助合法签证从事卖淫。

而且收入甚至会达到一周$10000澳币。



那么时隔这么久,这样的行业又有什么更新?

在最近,澳洲SBS爆出更多细节:

很多人除了选择在加入卖淫组织,还会选择加入一些有“特殊服务”的按摩店。收入最少也有每周$1,700澳币!



暗访亚裔女生

甚至很多华人招聘网站上,都明目张胆的注明:要求女,年轻漂亮,学生签,日薪标注的是诱人的$250澳币。



从广告可以看出,甚至不少性行业要求是学生签证持有者,也就是留学生群体。



更露骨一点的,直接就表明了,我们招聘年轻活泼的小姐。而且客人素质高,且大方!



于是本地华人媒体,最近特意暗访了一些类似性服务机构:





来源今日墨尔本

记者通过短信咨询,明确询问,是否能够从事特殊服务,明显,店内并不禁止,而且十分感兴趣。

并且,只是寥寥数语,店家就表示:能面试吗?似乎真是迫不及待。

众所周知,虽然获评全球最宜居城市——墨尔本,依旧是全球留学最贵的城市之一,面对高昂的生活费和学费,暗访披露:

不少中国留学生对来钱快的

按摩业颇为动心。

“因为按摩真的很赚钱,导致很多人选择从事这一行业。”——部分留学生表示道。

按照平均的市场价格,普通按摩一分钟$1澳币,如果是推油服务,价格还会更高。

而且按摩店大多都是拿分成,很多按摩店提供的是对半分。也就是说,如果做满一天8小时,也就是480分钟,那么可以拿到$240澳币。这还是普通的按摩,当然,不可能这么辛苦,但是每天$100-$150澳币,还是可以达到的。



按摩店工作环境

然而,因为按摩在国内跟很多灰色行业接轨,不少留学生哪怕从事这个行业,也不敢跟家里说明。

更主要的是,如果真的为客人提供一些“特殊服务”,比如我简单的查询了一下,在按摩界有一个名字叫Happy Hour,也就是为客人打飞机或者更进一步的服务,收入还会进一步飙升!



这种按摩店明确的不受法律允许。但是却屡禁不止,因为成本小,开设容易。一般都是关了一家,人家又开了两家。



对此,澳洲警察也甚是无奈。因为管理已经无法起到太大作用。

除了上述两个方式,还有很多人在微信【附近的人】里面,进行卖淫宣传。一般都会很直白的在简介上说,青春美丽的妹子上门服务......

添加微信之后,就会发现朋友圈里面,是这样介绍的:



其实,这些账号都是一些卖淫的中介。

他们网罗了众多妹子,为客人提供服务。当然也不乏个人行为....



而且服务相当专业,会按照你的需求,匹配美女,而价钱多在400-500澳元/小时!



不少参与此行业的工作者,还有双语沟通的方式。



面对这样的现象,不得不让人深思,这究竟是为什么?

在澳洲,留学生选择下海的原因有很多。



调查显示,不少接受暗访的澳洲中国女留学生表示,自己从事援交就是为了:

.....钱!

比如之前采访过一个悉尼两所名牌大学的双硕士毕业,人长得很好看,但偏偏就喜欢以援交为生活来源.....

她说,做援交赚钱轻松,跟别人睡一晚赚得钱比她工作一周的钱还要多。



选择做援交的女生离不开这些主要的原因:

1. 挂科不想让家人知道

2. 身边朋友经常换包包让自己心里不平衡

3. 澳洲费用越来越高,生存压力

而且很多选择做援交的女生都是希望短期内赚够自己要的钱就不干了,所以这个行业流动性很大,但是当中有人真的能抽身出来,有的却会一直沉沦下去。

我们来看一则发布在天涯论坛上的,有关留学生从事卖淫服务的访谈记录。

受访者为一位名为Amy的悉尼大学中国女留学生,采访者为Baxter:



BAXTER:AMY好,你是哪里人?   

AMY:我是SH人,从小在SH长大。

BAXTER:你看上去很小啊,估计你的年龄不是很大,您贵庚了?

AMY:我今年26岁了,不过我看上去很年轻,南方人吗,皮肤很好。。。

BAXTER:你是来澳洲留学的?学什么?

AMY:我是在悉尼大学学习会计硕士,想移民所以选择了这个专业。

BAXTER:你说过你是做妓女?你为什么要下海?单纯是为了钱?

AMY:我当初下海是为了钱,很单纯就是钱。。

BAXTER:你能来澳洲读书,估计你的家里还是有一定经济能力的,怎么你选择了这条路?

AMY:是啊。。我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在某大学教书。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作这个,要是知道了他们估计能扒了我的皮。我之所以选择这条路就是因为我当时沉溺了赌博。是赌博害了我。

BAXTER:赌博?到底是怎么回事?

AMY:我刚刚来澳洲的时候,生活很枯燥,朋友又不多,抱着好奇心我去了STAR

CITY,一夜之间我输了我的生家性命。学费一夜之间全部给了赌场。

BAXTER:所以,你没有了办法,做了这行?

AMY:是的,我一开始只想做脱衣按摩。去了一家北区的按摩院,只是想做按摩。

BAXTER:那你为什么做了妓女?出卖自己的身体呢?

AMY:我在那家按摩院认识了一个SH女人,她带我下海的。

BAXTER:SH人?怎么又是SH人?

AMY:是的,这个行业里有很多SH人。开妓院的SH人多,做妓女的SH人多。这是事实。

BAXTER:那你能讲讲你刚刚入行的经历吗?

AMY:好。其实,我在此之前只有过一个男朋友,对性只是很简单的了解。在我第一次去面试的时候,老板让我先在一边看。看到那个SH女人脱了衣服给顾客按摩。我第一次明白什么是打机。。。。。。。广东话的SY。然后,我开始接客了。

BAXTER:看来你那时候还是蛮单纯的。。。

AMY:是的,我刚刚做的时候根本不习惯自己脱了衣服和一个陌生人在一起。让他随便地摸我。毕竟我那时候还是很单纯。

BAXTER:那你为什么要完全下海做妓女呢?脱衣按摩不是很好吗?

AMY:打个比方,在你去赌场的时候,你只是想玩小的,当你进了赌场,那种心态就不由你了。所以,我后来选择了完全下海。。。因为,我需要钱?

BAXTER:当你第一次和客人做爱的时候,你的感觉是什么?

AMY:当我接第一个客人的时候,当他开始的时候,我在心底哭了。。。但是表面上我还得装出很享受的样子。。。。在他结束之后,我跑到厕所。我哭了,哭得很伤心。。。精神要崩溃了。现在想起来,那段日子不好过。。。很难迈出这个精神门槛。

BAXTER:那你现在应该好一些了吧?在精神上完全接受了吧?

AMY:是的。我现在感觉还是蛮有乐趣的。

BAXTER:你可以说是悦人无数了。。。

AMY:是啊。。。男人我最了解了。

BAXTER:在你接触过的男人当中,你认为什么样的客人最好打理。

AMY:一般胖的客人很容易被我结果的。瘦的人不容易结束。。。不过我年轻,无所谓。

BAXTER:最令你HIGH的客人你还记得吗?

AMY:当然记得,他是一个北京男孩。。。他有女朋友,出来玩是为了找新鲜。他真的很会让我感觉很HIGH。找这样的男朋友真的很不错。和他相比,我以前的男朋友根本不会。

BAXTER:好,好,你有男朋友吗?

AMY:有。

BAXTER:啊?你男朋友知道你做这个吗?

AMY:知道的,可是他不在乎。

BAXTER:啊?不在乎?他是SH人?

AMY:是的,他和我是同乡。。。一个小男人。我养他。

BAXTER:看来你做这行还是蛮合适的说。很奇怪你男朋友怎么不在乎?难以想象的事情,你能解释一下吗?



BAXTER:他花钱,你出去?看来这个工作真不错啊

AMY:因为,我挣得的很多。一周能挣3000多澳币,可是他只是挣500,所以大部分的开销都是我解决。而且,他离不开我。

BAXTER:哦,这就可以理解了。。。据传说,歪果仁的比国人的大,是吗?原谅我问这样露骨的问题。因为,很多澳洲中国留学生感兴趣。

AMY:是的,明显的大。

BAXTER:最让你喜欢的是哪个群体?

AMY:我悦人无数。。最令我HIGH的还是自己的同胞。

BAXTER:那你以后怎么打算呢?

AMY:想金盆洗手很难,这个需要比下海还要大的勇气。因为,其他的工作很难有这样的收入。。。我男朋友想自己开一家妓院,他做老板,我接客。。。

BAXTER:你的男朋友真的是让我匪夷所思啊。

AMY:你只有给钱合理,他能把老婆给你送到家门口。我男朋友做过的啊,上次我上门服务,就是他送我去的,还在外边等了1个小时。。。等我出来的时候还问我客人怎么不加钟?

BAXTER:看着自己的女朋友从事性工作,还要劝那个男人加时间?真是难为他了。。。

AMY:没有办法了。。。像我们这种行业的人很难找到男朋友啊。。。好在他不在乎,他只在乎钱。

BAXTER:那你天天以性为生,在生活中还有高潮吗?问了一句不该问的话。

AMY:有的,我男朋友根本满足不了我。有时,我工作完了,还有些感觉,就急急忙忙赶回家找我男朋友。。。不管他睡着了还是没有,他都能帮解决。。。SH男人有时候还是蛮体贴的啊。。。SH男人就是好。

BAXTER:能和你聊很开心。。。

AMY:谢谢,希望你能成为我的顾客,我会尽力服务你的。。。可以给你打折。。

BAXTER:算了吧,我最近没有这个钱。。。不过,我还是劝你别做了。。。你悉尼大学的一个硕士会计师,应该会有一个好的前景。。。祝你好运!



所以,很多从事服务的女生都这么说:在国外几年之后,我光鲜亮丽的回国了,带着巨额存款,带着名校毕业证,没人知道我的经历...

大家都以为我是成功归国人士,回国了还可以找一个很不错的老公结婚。

一个例子不够吗?那我们再看一个。

几年前,著名旅澳华人纪录片导演陈静曾经拍摄过一部讲述在澳华人生存状态的纪录片《陈静日记》,其中采访到了一名在澳洲经营过性产业,后来转行救助华人性工作者的女性李莎。以下是《陈静日记》对李莎的采访:

以下内容摘自http://oversea.tigtag.com/charm/35419.shtml

陈静:能不能先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现在从事的工作?

李莎:我在南澳的爱滋病防治中心工作,这是一个独立的机构,但我们的经费是来自于州卫生部、社会各种捐款及禁赌机构的捐款。

陈静:主要具体的工作呢?

李莎:具体是在性行业部门。也就是说我的工作是帮助从事性工作的人,主要是负责亚洲部的。我们给所有的按摩小姐她们需要的帮助。这中间需要健康检查呀,遇上暴力,警察的不公平对待,提供那些安全的性行为,对雇主不满意啊等。我的手机是24小时开的,随时提供帮助。

陈静:有没有从我们大陆背景过来的小姐需要你提供帮助的?

李莎:我所知道的那些中国按摩小姐,90%是从大陆来的。这些按摩小姐很多她们没有英语背景,有的年龄又很大,很难在澳洲找到工作。还有一些是单身母亲。我知道中国的小姐做这一行都做很短的时间,挣了钱以后就去买一个生意,或者有的在大陆买屋子。中国人要脸面,不管做什么,都要回大陆去风光,就是要风风光光的回去。

陈静:一般的话在澳洲打工一个星期赚三百、四百、五百这样,如果从事性工作的话能够赚多少钱呢?

李莎:这个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在澳洲不象在中国那样所说的纯粹是性,顾客很多是单身比较孤独,还有孤独的老人。这工作包括纯粹按摩的,陪人家吃饭的,出去聊天看电影的。

陈静:所以收费是不一样的?

李莎:收费是不同的。还有一种小姐档次很高的,懂心理学的。每天两三百到上千块都有。如果条件好的,很快就会被人包起来。也有条件不是很好的,有50多岁的中国小姐还在做的。现在中国人价格普遍的越做越低,大家竞争, 10块20块,以前没有的,50块起码。

陈静:( 为什么海外中国人,一旦参与竞争,就互相恶性杀价。从传播中华文化的中文报纸到出卖肉体的性行业都是如此。我思索着…… )

李莎:因为有些年纪很大,50多岁了她们怎么挣钱啊,只有往低的收,就产生很大的竞争。

陈静:哇,这么大年纪的还在做这种事啊?

李莎:你很难找到18岁20岁的。所谓很好的小姐也是30多岁了,这是很好的小姐了,能赚到一千块一天。在南澳是这样,客人就这么多,小姐转来转去时间久了也没有人要了。

陈静:澳洲有关方面认为妓女不合法,另一方面又给她们提供帮助,那不是矛盾的吗?

李莎:是矛盾的,它没有立法,所以就不可以公开的。你没有公开,但是这个行业又存在的,所以要我们这样一个独立的中间机构。

陈静:一般我们中国人刚刚出来的时候都怀着一种美好的理想,美好的憧憬,但来了以后跟她们的理想与实际有一定的距离。像这样的话一旦你看到我们的同胞从事这一方面的工作,你是同情?是怒其不争?还是认为这是一种堕落?

李莎:这是有阶段性的。从开始的时候是一种同情心理,到现在为止我有变化,当然同情还是存在的。另外一个角度我觉得这是一个行业,而且这个社会必须要有这个行业。同时我觉得她们的这个工作不仅仅是说出卖自己的身体,那是属于她们自己的身体,她们有权利去支配自己的身体。这只是一种工作,她们有勇气去做。做这个工作同时还帮助了很多人。有时候这些客人跟家里产生问题啊,或者婚姻破裂啊,很沮丧的时候,反而这些小姐给他们很多帮助,不像中国人想象的那样。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不是在中国人眼里很低下的行业,我不认为,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所以觉得现在不仅仅我是在帮助她们,我还在跟我们这个部门尽量争取使这个行业合法化。因为我们也跟警察交涉,如果不合法有时候她们碰到警察,有些小姐不会讲英文,警察就吓唬她们。如果碰到这些情况,我们都会跟警察交涉的。

陈静:如果合法化的话,是不是她们需要一种定期的身体检查?然后需要定期的缴税?会有一种相关的法律产生吗?

李莎:对,对,肯定的。这样的话对性工作者来说也是安全,对我们所说的客人来说也是安全,避免性病或艾滋病发生,还有利于政府来控制。另外一个对小姐来说也不用害怕。如果它是一种职业的话,她愿意选择这种职业,就可以很公开的去做。我的工作是要让她们信任我,因为她们可以跟我说这方面的事情。她们不会跟家人说的,但是她们必须有一个地方去倾诉吧。所以很多小姐他们愿意跟我交流,跟我说她的故事。

陈静:很多干这种工作的,她的先生或者男朋友知道吗?

李莎:很多是不知道的,如果这些小姐找个有地位的先生或男友,小姐就很害怕,就要瞒着先生或男朋友。

陈静:有没有那种特别惨的?

李莎:特别惨的也就是说,做了十年还在做的,这就是惨了,说明她永远没有钱。很多小姐会赌,有些不是先赌的,后来做了这个工作以后,有压力或者精神空虚,到了晚上她们不知道干什么,然后就去赌。一赌就陷进去了,越赌越大,越输越想翻本越翻不了。小姐有的也会说,我去撞运气,也许一下赢了几百块我明天就不用去做啦。没有一个人真的愿意去做这个工,也是看在钱的份上。

陈静:你喜不喜欢现在这个工作?

李莎:我当然很喜欢,这是社会工作,其实我是一个社会工作者。现在我正在读一个课程,英文叫COMMUNITY EDUCATION(社区培训)。

陈静:你怎么会发现有这么一种工作呢?我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有这方面的工作啊?

李莎:我以前是一个很顾家庭,只想安安宁宁带着孩子守着丈夫的,我自己认为是一个贤妻良母。但自从5年之前我的前夫赌博开始,赌输后他触犯法律,欺骗保险公司,最后要上法庭。然后他在墨尔本呆不下去,就去了南澳,这样的话我就接触到这一行。我是很幸运,一个鬼老朋友给我介绍了这份工作。同时在面试的时候她问我,我就说自己家庭有这样的遭遇,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需要帮助,所以我就得到了这份工作。从一开始是合同工,现在转为正式工。

陈静:有没有黑社会操纵的?

李莎:没有,我不知道悉尼有没有。

陈静:像那些小姐如果她从事过性工作,会不会象赌博一样陷进去不能自拔?

李莎:不会。因为没人愿意做这个工,如果不是经济的问题,不会。

陈静:所以这个工还是挺苦的,不是这么容易做的,是吗?

李莎:不能说很苦,而是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得了,要能承受很大的心理压力。很多人我们讲的有爱才有性。

陈静:特别是对女人来说。

李莎:是嘛,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是不会做的。所以很多人都是做短时期的。有些人赌了嘛,就没有办法了,她只能这样去做。但是有的小姐觉得找到一个平衡点,我拿到钱了,提供全套服务,半个小时一百块喽,老板拿30,她拿70。说是半小时的其实只做十分钟,如果他要性的反而快,做完就走人。他要按摩的,你要给他按摩到钟。她做这个(性)钱很多。小姐很多人这样认为,女人漂亮被人包起来,你只有一个男人。我做这个我有很多经验,我有很多男人。小姐还觉得男人是傻子,我玩了他们,他们还给我钱,很多人观念都变成这样了。

陈静:在这种场合也能找到爱?

李莎:有找到医生的,他们都是在这些地方认识的。医生也逛妓院的嘛,他也是人啊。妓院本身没什么错,只是你要安全嘛。医生单身的他也有需要,对不对?他不需要就不是男人了,他一定要有这个的嘛。

陈静:所以这个还是要有很多的技巧在里面?

李莎:做这个工作做得好,你的心理学一定好。这个人进来,看你能要到他多少钱,不同的小姐能要到不同的价,这是一个很大的技巧,不是每个人能挣这个钱的。你年轻没有用,年轻只是多了5分,但不等于100分了,说话的技巧也很重要。

陈静:那现在在从事这些工作的,尤其是我们大陆来的这些女孩子,她们会不会认为自己是堕落呢?

李莎:刚开始都会认为自己是不是堕落了,很多人一开始她不做性服务的,都是做按摩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金钱这个东西你是很难去抗拒它的。后来她就觉得做这个没有什么坏啊,很多客人是非常客气的,你只是给她提供一种服务嘛。很多客人走的时候很客气的说:THANK YOU ,I AM VERY HAPPY NOW。我现在觉得减轻了很大压力。你知道吗?男人必须要有性,没有性他们会觉得有很大压力的。

陈静:会不会东西方有一种区别,西方文化对人比较尊敬,比较绅士风度。如果中国男人去这种地方,对性工作者没有这么尊重了呢?

李莎:亚洲人去这种地方就注重年轻漂亮,他纯粹要去玩。

陈静:他不需要注重质量吗?

李莎:也是要质量。但他更多的是要一种感觉。哪怕老得六七十岁了,自己不行了,但还是要找年轻的。他觉得花的钱要物有所值。而西方人的观念完全不同的。很多人他不挑小姐的,来了就给钱,做了就走人。因为他不是去找老婆,他只是借用一下。而且他明确告诉你,他有老婆的,只是老婆不跟他有性生活。西方国家很多人维持婚姻是因为有生意,他不容易分开,分开他会损失很大,不如去按摩院算了。

陈静:那中国女人愿意给洋人提供服务还是更愿意给亚洲人提供服务?

李莎:给洋人提供服务。很多人都不愿见中国人。

陈静:是不是见到自己的同胞难为情?还是其它方面的原因?

李莎:如果家在那边的话,怕人认出来。但多数小姐觉得中国人挑剔,又不肯付大钱,又难做,觉得花了钱要你这样要你那样。而洋人不是这样,洋人比较懂得尊重你,这半个小时,把你当成女朋友一样。有的小姐甚至说,啊,这个客人多好多好。

李莎:你要知道做了这些按摩小姐的人,她们的人生经验更加丰富,她找对象的话更有经验,她不会随便感情冲动,反而她看得很准,不要说很准的话,也比较准啦。这些客人一开始是她们的客人,时间久了,他们觉得这些小姐心肠很好。洋人都知道亚洲人做这些不是吸毒,都是为自己的家庭,洋人很看重这一点。因为西方人很少做这个是为家庭付出的,西方女人都是为了自己。如果洋人很喜欢亚洲人,他就很注重中国人这方面的文化品德,这些勤劳与朴实。

陈静:所以你的这个工作也是很细碎的?

李莎:很细碎,我有时候也要面对压力,就是说首先让她们信任我。

陈静:那你怎么样让她们信任你呢?

李莎:原来应征我的时候性行业部门打不进亚洲人开的按摩院圈子。很多亚洲人不会说英文,会说英文的她们也不清楚,认为这个部门是不是收集情报,提供给执法部门的。我要给她们解答得清清楚楚。我们是一个独立的机构,我们只是来帮助你们,没有任何损害。如果警察来,你把我们的名片放在桌子上,看到这个名片他们不敢随便乱来,因为知道你跟我们有联系,我们提供最准确的信息。

陈静:但有一点,我也觉得不明白,那些小姐怎么会知道有这一些机构呢?因为我来这里十多年了,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机构,她们怎么会找到你呢?

李莎:因为有的按摩小姐之间有联系,互相转告。有的我按照这个报纸从头到尾打了一遍电话。有的一听就是洋人,如果听到亚洲人不是很好英文的我就跟她讲,自己介绍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这个机构提供什么样的服务,需不需要我来访问你。如果需要买避孕套,我们这里便宜,因为我们不是盈利的机构,赚很少,赚的钱我们也是用来帮助她们。政府的经费是有限的嘛。但是我们不强迫,首先是在自愿的情况下,需要帮助的情况下,我们去帮助她们。

大家都说出国好,因为大家看到的都是出国之后光彩照人的一面,也就是留学生们在朋友圈里发出的那一面。

背后的阴暗面,心酸,苦楚,甚至物欲横流,大家是看不到的。

俗话说,阳光之下总有阴影,光明和黑暗是相伴而生的。

但是我还是希望大家出国,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追求自己的远大前程,不要被眼前的一些物欲懵逼了双眼,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

报道这样的行业内幕,初衷绝不是为了鼓动大家去加入这样的行业,相反,是让揭开大家对于这个行业的疑惑,在了解这样的背景后做出最理智的判断。

父母的期望和付出,一定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走上歧路。

所以,小伙伴们,让我们挺胸抬头,走出一条正能量的留学之路吧!
分享到微信:

我要评论: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