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骂文妓,婚内出轨小叔,却与张爱玲齐名

在20世纪40年代的上海,有个女作家比张爱玲还火。

  张爱玲骨子里疏冷,眼光犀利,评判人略为苛刻,但对这位女作家褒奖有加,称她有简单健康的底子,作品有伟大的单纯。

  张爱玲擅长写小说,笔调晦涩,像个裁缝,处处修剪精心。

  这个女作家爱写散文,直率大胆,像个汉子,在作品里脱光膀子。

  若论作品销量,这个女作家还略胜一筹,出版的第一本书《结婚十年》就印了36版,创造了当时出版业的一个奇迹。

  有人赞她敢为人先、与众不同。

  有人骂她文妓,恬不知耻。

  她是苏青。

  



  出自书香门第,祖父考上举人,父亲在哥伦比亚大学进修,母亲在女子师范学校念书。

  父亲意外去世,家道中落,14岁的她依母亲之命和初中同学李钦后订婚。

  苏家看中李家的财,李家则看中苏青的才。

  她性格活泼,有男孩子的爽朗、硬气,喜欢交际,经常参加比赛,在南京国立中央大学(今南京大学)入学不久,就凭借才华和美貌获得宁波皇后的美誉。

  



  苏青荣获宁波皇后一事登上报纸

  大一寒假,嫁给李钦后。

  婚后不久就怀孕,索性退了学。

  重男轻女的公婆臆测怀的是男孩,对她呵护有加。

  然而,生的是女儿。

  公婆态度大变,时时予她难堪,为了早些抱上孙子,还不让喂奶。

  女儿一出生就不在身边,满腹委屈的她在坐月子时写下了《生男与育女》,措辞相当激烈,可见她当时的愤怒和压抑。

  为人妻者,无论你的德容言工好到怎样程度,可是若生不出儿子,按法据理,就得被丈夫逐出去。即使夫恩浩荡,不忍逼令大归,你就得赶快识趣,劝夫纳妾后,自己却躲在不妒的美名下噙着眼泪看丈夫与别个女人睡觉。反之,情形就不同了;母以子贵,儿子若做了皇帝,你就是圣母太后。

  之后,她随丈夫去了上海。

  李钦后赚钱不多,又不让她打工,他说,有志气的男人都是宁可辛辛苦苦设法弄钱来给太太花,至于给她拿去打麻将也好,没有一个愿意让太太在自己头上显本领的。

  两人没少吵架,苏青没少挨打。

  后来家境宽裕,李钦后却经常在外边花天酒地。

  好友张爱玲说:她丈夫并不坏,不过是个少爷。如果能够一辈子在家里做少爷少奶奶,他们的关系是可以维持下去的。然而背后的社会制度崩坏,暴露了他的不负责。他不能养家,他的自尊心又限制了她职业上的发展。而苏青的脾气又是这样,即使委曲求全也弄不好的了。只有分开。

  苏青对待离婚这件事倒十分坦然,结婚倘若仅限一次实在太危险虽然总想天长地久,不过就不长久也罢,多嫁几次只不过是自己的不幸,既非危害国民的事,亦无什么风化可伤也。

  1944年,两人正式离婚。

  



  谋生的压力骤起。

  起初,苏青只把写稿赚钱当作暂时的过渡。

  不曾想,她的人生就此迎来最精彩的一幕。

  1941年,上海全面沦陷,抗战文学难以为继,汉奸文学缺乏吸引力。这一时期,文艺趋向生活化、个人化。

  这给了她机会,依靠改编自人生经历的小说《结婚十年》名声大噪。

  胡兰成说,苏青看书写字时,她的美得到一种新的圆熟与完成,是那样的幽沉的热闹,有如守岁烛旁天竹子的红珠。

  她的文字大胆豪迈,就像直接把被子掀开,把人的欲望拎到跟前,对两性的关系也拿捏得十分准确:

  男人是坏的,因为他们爱情不专一,不永久,但其实这可能是他们生理上的本能,他们至少是真实的。他们喜欢年轻貌美的女人,因为年轻貌美直接引起性的刺激,那就是真实。女人口口声声说是喜欢某男人的道德,某男人的学问,或者内心暗自估计他的地位金钱。

  对男权社会也看得十分透彻:生产的是女人,被生的是女人,轻视产女的也是女人。

  还有许多惊世骇俗的观点,比如婚姻取消,同居自由。

  有人称她为文妓、性贩子,把她的书当成笑料。

  张爱玲却说,她所言听上去有些过分、可笑,但仔细想起来却是结实的真实。

  苏青不仅在书中大谈婚姻、家庭,还为遭受家庭暴力的弑夫女子发声。

  在那个时代,她与女性意识划上等号。

  



  然而苏青本人没有那么激进。

  强调女性权利,但自己却希望靠男人养着。

  张爱玲说,新式女人的自由她也要,旧式女人的权利她也要,这原是一般新女性的悲剧。

  她婚内曾出轨李钦后的弟弟李钦若,生下一女;离婚后,跟著名编辑家陶亢德、上校姜贵等有过几段情,做过情妇。

  胡兰成说,她要事业,要朋友,也要家庭。她要求的人生是热闹的,着实的。

  



  谋爱不顺遂,谋生却风风火火。

  1943年,苏青创办了天地出版社并发行《天地》杂志,引起轰动。

  她既是天地出版社社长、杂志主编,又要负责拉稿、编排、校正、发行。

  擅于交际,《天地》发行初期还有许多重要政治人物、文坛知名作家为她加持。

  时任上海特别市市长的陈公博捐资5万,汪伪政府财政部长周佛海夫妻不仅捐资2万还在杂志上投广告。

  张爱玲、周作人、胡兰成等文坛红人纷纷投稿。胡与张的相识也起源于此。

  锋芒毕露招来嫉恨,苏青被骂是犹太作家,金钱至上。

  



  《杂志》上苏青的漫画形象,表明她业务繁忙

  抗日战争后,因曾与汪伪政府的人亲近,被舆论讨伐,声名狼藉。

  大报不敢登她的作品,请求暂换笔名,但她不肯,怕被以为心虚。

  给香港《上海日报》写了十来篇散文,稿费未得,还被公安局警告。

  就这样兜兜转转,没能复出。

  她又打开了戏剧的窗口。

  加入尹桂芳的芳华越剧团担任专职编剧,创作了很多戏曲,知名的就有11部,如《宝玉与黛玉》《屈原》。

  改编的《屈原》好评如潮,拿下多个表演大奖,不过因苏青的历史问题,没能获得剧本奖。

  更无奈的是,为改编越剧写信请教贾植芳,不料却招来监狱之灾。

  当时贾植芳卷入胡风反革命集团案,苏青惨遭株连,被关押两年。

  



  苏青担任编剧的《卖油郎》海报

  苏青的人生从此像拐进一个灰蒙蒙的巷子里,再也跑不出去了。

  文化大革命爆发,她三番五次抄家、被批斗,继而又被关入牛棚隔离审查,被遣下乡劳动。

  被剧团辞退,最后只能依靠文化馆一个月43.19元的退休金过活。

  她特别灰心,老得特别快,日渐沉默,肺病越来越严重。

  但是,即便病得只能躺在床上,她还在写字。

  怕她再生是非,亲人劝阻她跟许多慕名而来的读者见面,后来自己也不愿与人见面。

  晚年的苏青,寂寞而荒凉。

  她曾写: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花落人亡两不知的时期也不远了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一门关煞,与人不搭界。

  难以想象,她曾经那么爱热闹。

  1982年12月7日,因多病缠身逝世,享年69岁。

  



  晚年的苏青

  苏青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写:人生无几时,颠沛在其间。

  坎坷的一生,她或早有预料,一直卯足全力对抗。

  她曾想在墓碑上刻下文人苏青之墓几个字,未能如愿,因身份、作品的复杂性,在很长一段时间,苏青的名字很少被提起。

  所幸,慢慢地,有人拂去尘埃,她的倔强和独特才在日光下闪耀。

在20世纪40年代的上海,有个女作家比张爱玲还火。

  张爱玲骨子里疏冷,眼光犀利,评判人略为苛刻,但对这位女作家褒奖有加,称她有简单健康的底子,作品有伟大的单纯。

  张爱玲擅长写小说,笔调晦涩,像个裁缝,处处修剪精心。

  这个女作家爱写散文,直率大胆,像个汉子,在作品里脱光膀子。

  若论作品销量,这个女作家还略胜一筹,出版的第一本书《结婚十年》就印了36版,创造了当时出版业的一个奇迹。

  有人赞她敢为人先、与众不同。

  有人骂她文妓,恬不知耻。

  她是苏青。

  



  出自书香门第,祖父考上举人,父亲在哥伦比亚大学进修,母亲在女子师范学校念书。

  父亲意外去世,家道中落,14岁的她依母亲之命和初中同学李钦后订婚。

  苏家看中李家的财,李家则看中苏青的才。

  她性格活泼,有男孩子的爽朗、硬气,喜欢交际,经常参加比赛,在南京国立中央大学(今南京大学)入学不久,就凭借才华和美貌获得宁波皇后的美誉。

  



  苏青荣获宁波皇后一事登上报纸

  大一寒假,嫁给李钦后。

  婚后不久就怀孕,索性退了学。

  重男轻女的公婆臆测怀的是男孩,对她呵护有加。

  然而,生的是女儿。

  公婆态度大变,时时予她难堪,为了早些抱上孙子,还不让喂奶。

  女儿一出生就不在身边,满腹委屈的她在坐月子时写下了《生男与育女》,措辞相当激烈,可见她当时的愤怒和压抑。

  为人妻者,无论你的德容言工好到怎样程度,可是若生不出儿子,按法据理,就得被丈夫逐出去。即使夫恩浩荡,不忍逼令大归,你就得赶快识趣,劝夫纳妾后,自己却躲在不妒的美名下噙着眼泪看丈夫与别个女人睡觉。反之,情形就不同了;母以子贵,儿子若做了皇帝,你就是圣母太后。

  之后,她随丈夫去了上海。

  李钦后赚钱不多,又不让她打工,他说,有志气的男人都是宁可辛辛苦苦设法弄钱来给太太花,至于给她拿去打麻将也好,没有一个愿意让太太在自己头上显本领的。

  两人没少吵架,苏青没少挨打。

  后来家境宽裕,李钦后却经常在外边花天酒地。

  好友张爱玲说:她丈夫并不坏,不过是个少爷。如果能够一辈子在家里做少爷少奶奶,他们的关系是可以维持下去的。然而背后的社会制度崩坏,暴露了他的不负责。他不能养家,他的自尊心又限制了她职业上的发展。而苏青的脾气又是这样,即使委曲求全也弄不好的了。只有分开。

  苏青对待离婚这件事倒十分坦然,结婚倘若仅限一次实在太危险虽然总想天长地久,不过就不长久也罢,多嫁几次只不过是自己的不幸,既非危害国民的事,亦无什么风化可伤也。

  1944年,两人正式离婚。

  



  谋生的压力骤起。

  起初,苏青只把写稿赚钱当作暂时的过渡。

  不曾想,她的人生就此迎来最精彩的一幕。

  1941年,上海全面沦陷,抗战文学难以为继,汉奸文学缺乏吸引力。这一时期,文艺趋向生活化、个人化。

  这给了她机会,依靠改编自人生经历的小说《结婚十年》名声大噪。

  胡兰成说,苏青看书写字时,她的美得到一种新的圆熟与完成,是那样的幽沉的热闹,有如守岁烛旁天竹子的红珠。

  她的文字大胆豪迈,就像直接把被子掀开,把人的欲望拎到跟前,对两性的关系也拿捏得十分准确:

  男人是坏的,因为他们爱情不专一,不永久,但其实这可能是他们生理上的本能,他们至少是真实的。他们喜欢年轻貌美的女人,因为年轻貌美直接引起性的刺激,那就是真实。女人口口声声说是喜欢某男人的道德,某男人的学问,或者内心暗自估计他的地位金钱。

  对男权社会也看得十分透彻:生产的是女人,被生的是女人,轻视产女的也是女人。

  还有许多惊世骇俗的观点,比如婚姻取消,同居自由。

  有人称她为文妓、性贩子,把她的书当成笑料。

  张爱玲却说,她所言听上去有些过分、可笑,但仔细想起来却是结实的真实。

  苏青不仅在书中大谈婚姻、家庭,还为遭受家庭暴力的弑夫女子发声。

  在那个时代,她与女性意识划上等号。

  



  然而苏青本人没有那么激进。

  强调女性权利,但自己却希望靠男人养着。

  张爱玲说,新式女人的自由她也要,旧式女人的权利她也要,这原是一般新女性的悲剧。

  她婚内曾出轨李钦后的弟弟李钦若,生下一女;离婚后,跟著名编辑家陶亢德、上校姜贵等有过几段情,做过情妇。

  胡兰成说,她要事业,要朋友,也要家庭。她要求的人生是热闹的,着实的。

  



  谋爱不顺遂,谋生却风风火火。

  1943年,苏青创办了天地出版社并发行《天地》杂志,引起轰动。

  她既是天地出版社社长、杂志主编,又要负责拉稿、编排、校正、发行。

  擅于交际,《天地》发行初期还有许多重要政治人物、文坛知名作家为她加持。

  时任上海特别市市长的陈公博捐资5万,汪伪政府财政部长周佛海夫妻不仅捐资2万还在杂志上投广告。

  张爱玲、周作人、胡兰成等文坛红人纷纷投稿。胡与张的相识也起源于此。

  锋芒毕露招来嫉恨,苏青被骂是犹太作家,金钱至上。

  



  《杂志》上苏青的漫画形象,表明她业务繁忙

  抗日战争后,因曾与汪伪政府的人亲近,被舆论讨伐,声名狼藉。

  大报不敢登她的作品,请求暂换笔名,但她不肯,怕被以为心虚。

  给香港《上海日报》写了十来篇散文,稿费未得,还被公安局警告。

  就这样兜兜转转,没能复出。

  她又打开了戏剧的窗口。

  加入尹桂芳的芳华越剧团担任专职编剧,创作了很多戏曲,知名的就有11部,如《宝玉与黛玉》《屈原》。

  改编的《屈原》好评如潮,拿下多个表演大奖,不过因苏青的历史问题,没能获得剧本奖。

  更无奈的是,为改编越剧写信请教贾植芳,不料却招来监狱之灾。

  当时贾植芳卷入胡风反革命集团案,苏青惨遭株连,被关押两年。

  



  苏青担任编剧的《卖油郎》海报

  苏青的人生从此像拐进一个灰蒙蒙的巷子里,再也跑不出去了。

  文化大革命爆发,她三番五次抄家、被批斗,继而又被关入牛棚隔离审查,被遣下乡劳动。

  被剧团辞退,最后只能依靠文化馆一个月43.19元的退休金过活。

  她特别灰心,老得特别快,日渐沉默,肺病越来越严重。

  但是,即便病得只能躺在床上,她还在写字。

  怕她再生是非,亲人劝阻她跟许多慕名而来的读者见面,后来自己也不愿与人见面。

  晚年的苏青,寂寞而荒凉。

  她曾写: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花落人亡两不知的时期也不远了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一门关煞,与人不搭界。

  难以想象,她曾经那么爱热闹。

  1982年12月7日,因多病缠身逝世,享年69岁。

  



  晚年的苏青

  苏青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写:人生无几时,颠沛在其间。

  坎坷的一生,她或早有预料,一直卯足全力对抗。

  她曾想在墓碑上刻下文人苏青之墓几个字,未能如愿,因身份、作品的复杂性,在很长一段时间,苏青的名字很少被提起。

  所幸,慢慢地,有人拂去尘埃,她的倔强和独特才在日光下闪耀。

分享到微信:

我要评论: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