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栏 : 我在加拿大得到的幸福(5):音乐一般的雨 - [775] ()






我爱温哥华的雨。因为它像音乐一样美。

我从小学习音乐,练习的第一种器乐是二胡,是业余高手。

初学的时候,老师管教很严格,只容许我拉练习曲。后来我演奏的水平达到一定程度,老师就不怎么管了,我可以自由的拉一些自己喜欢的曲子。

有一天,我爸爸推荐给我一首曲子,叫《雨打芭蕉》。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我在前面的文章中讲过,我爸爸是60年代复旦大学的毕业生,是一个才子,有很多藏书。他从他藏书的木箱子中,小心翼翼的翻出了一本发黄了的中国民乐乐谱集,开始向我讲解。

那个时候的中国社会还非常保守,收音机中,除了革命歌曲和样板戏,听不到这些传统的中国民乐。

这是我第一次比较系统的了解广东音乐,后来我还了解了更多的传统广东音乐,比如:《步步高》、《旱天雷》等等。

 

 

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我可以很好的演奏《雨打芭蕉》这首曲子了。我爸爸很高兴。一天晚上,吃完晚饭后,我爸爸和我妈妈专门坐下来听我拉这首曲子。我爸爸一边听,一边很用力的打着拍子。一曲结束,我满头是汗,他则满手是汗。

我知道我爸爸喜欢这支乐曲,就更用心的练习。一段时间下来,曲子就拉得很熟练了,也体会到了中国民乐的那种特有魅力。

再后来,每当我拉这首曲子的时候,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我爸爸在用心的听,他是我忠实的听众,每次他听到我拉这首曲子,就会安静下来,轻轻的跟着旋律一起哼唱。

 

 

世间缘起不灭。

想不到,我长大读书,从上海毕业后,到了广州工作。

那个时候,中国已经改革开放多年,我到广州后不久的一个晚上,就从收音机中听到了《雨打芭蕉》的广东民乐,美极了。

 

 

之后,我还听过台湾歌手孟庭苇的现场音乐会,听她唱《冬季到台北来看雨》。那时候,还有一首很好听的日本歌曲,叫《下雨的时候》。

广州也是一个雨水天很多的地方。白天上班的时候,遇到下雨,也许会不太方便,但是我的心,对待雨,总是软软的,有一种爱怜,不忍对它有一丝的抱怨,因为对我来说,它同时意味着音乐和对我父亲的记忆。

 

 

仍然是缘起不灭,2006年,我举家移民到温哥华,远离了我的家人和故土。

这里的雨水很多,很温和、很轻柔,甚至是很清纯。

我爱温哥华的雨。

它是我心灵中永远的音乐,让我时时想念我的父亲、我的母亲,还有那首《雨打芭蕉》。

 

分享到微信

     a good - [29] ()
     a 文章写得美,其实雨一点也不美,雨后一片狼藉。 - [26] ()
     a 因为雨,温哥华成西海岸的忧郁症高发地,因为忧郁症,雨成了忧郁症患者人生的一部分 - [32] ()
     a 气象台 - [28] ()
     a 此雨一点没有写进人心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