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收藏

用户ID:  29420
昵称:  老枪
来自:  海外 北美
年龄:  47
爱好: 古典音乐 摇滚 红色 银色 白色 黑色 黄色 焦点访谈 游泳 尼采

日历

2014 - 4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 2014 - 4 «»

日志分类

日志文章列表

2014年03月19日 10:34:29

城市湿地Finn Slough

进入我的邮箱,无意中发现有一封陌生的信,发信人为A 打开仔细查阅,嗷,记起来了,这人是我去年在FINN SLOUGH 写生时认识的一位西人艺术家,他来信告诉我说,一年一度的年展即将到临,并且邀请我参展。
列治文的风景地,首推渔人码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提及finn slough 却几个人知道 ,五年前的一个傍晚,我去健身房健身,路过隔壁的图书馆时,看到大厅右侧的一展厅里灯火辉煌,人头攒动,我甚是好奇,便走进去观看,发现里边是在举行展示活动,为的是保护一个叫finn slough 位于湿地上的小渔村,艺术家们画中所散发出的自然原始气息,深深的打动了我,环境所营造出的场景美,是以往我在任何地方所从没有见过的。

记住了地名,大体的方位和关键的词汇,迪尔塔,三角洲,湿地,首先找来列治文的地图,找了半天并未寻到,我便向一位爱好旅游的朋友询问,谁知她也竟然不知,一年后,总算有了结果,是经一位画画的朋友的带领,才找到那里,真正的领略了其画外的那种真实的美。
它位于列治文四号路尽端的菲沙河畔岸边,村落是建在菲沙河一段不长的支道上,由于支道河岸低浅,在退潮时分,河水便退到主干道里去了,此时,河底上的各种植物,野花,野草,便纷纷呈现出来,等到涨潮时,所有的美丽,随着不断上涨的河水,慢慢的拉上了幕帘,被覆盖到了水下。
潮汐做造成的大自然的美,使得这个看似破落的小渔村具有种异样的美,当你来到这里时,您会发现河岸上有一条木桥跨越河堤通向渔村,当您走上那看似腐朽木板道,脚底下顿时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随着步伐的推进,那一条条闪着拇指粗缝隙的木板有节奏的颤抖着,呻吟着,为了防止桥上的单车骑行者,会造成对桥和人的伤害,木桥的右侧边立着一块黄色的牌子,善意的提醒单车行者推行跨越此桥。
据一女性村民说,这桥中间的几块木板并没有完全固定住,为的是方便拆卸,特别时候,渔船需要通过,人们便会把巨大的钉子从木板上拔出,然后把木板移开,使得小船得以通过,冬季是温哥华多雨的季节,有时连续的暴雨遇上涨潮时分,水会把整个木桥淹没,使住在村子里边的住户不能外出,只好等到退潮时才能外出。
趟过木桥,尽头的中央是一张铁架的木长椅,游客可以在此休息片刻,左右两侧,各有一条细长,延绵的木栈道通向里院,沿着木道走到尽头,各有一幢木门,想必是以往来访的游人过多,村民觉得打扰他们平静的生活,所以在门上挂了个牌子,“此地属私人领地,不得进入。”

finn slough 的原住民是芬兰人,一百多年前,英国政府为了吸引移民,开发贫瘠的土地,许诺给与免费的土地,所以一部分芬兰人便来到这片领土,在滩涂上建起了这个小渔村,随着时光的变迁,现在的居民,已经没有几个是芬兰人的后代了,不过入口木桥在右侧那幢废弃的小院和荆棘丛中休憩多年的汽艇的主人,据说是早起芬兰人的后代,此人前些年去世了,人去楼空,房子无人打理,便加速了腐朽,数月前,本来上了锁的院门,不知是何人闯入,搞得狼藉斑斑,使人看了甚是伤感。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86) |  收藏
2014年03月02日 13:05:54

印度海地人

十字路口聚集了几位正准备过马路的行人,此时,右方路口驶来了一辆公交车。 请问您是赶这趟车吗,听到有人搭讪,我连忙转头查看,见是一位皮肤黝黑,长相似印度人的中年妇女。“我不是坐这趟是赶另外一趟?”我道。"where are you come from ?"“HaiTi."不过,我想你的民族应该是印度吧。”
”不完全是,我姥爷是海地的非洲裔。所以我有三分之一的非洲血统,我来加国已四十多年了,是1975年随父母来的。” ”那您还是个孩子,以往我随朋友给一加拿大海地裔家里做屋顶,关于海地人多少是印度人的原理是从他那里得知的,他告诉我,英国殖民印度时期,从印度迁徙了大量的穷人到海地去开发建设,
“是啊, 我小时候大人们也是跟我这样说的,并且说,好多小孩是在大街上玩耍时被英国当局用糖果引诱被带走,背井离乡到了海地。“ 谈话间,我们已经穿过马路,后面的公交车也赶了上了,那女人忙跟我告别上车去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8) |  收藏
2014年02月16日 16:02:20

极限旅游

"Can you draw my face?"大家正在专心的画着模特儿,忽然间从背后传来一女子的声音,我忙转过身来观看,见说话的是一位妙龄少女,苹果脸上带着阳光般的微笑,脑袋上披着亚麻色的披肩鬈发,上身着一件加国军旅装,显得很前卫"sorry , my English is not well."她道。
平时来餐厅里用餐的都是中老年人,所以能寻到年轻的女性模特并不太容易,现在遇到送上门的,大家自然高兴,便立即答应了下来。
大家很快结束了手中的工作,请那位女子坐到模特席上,换了新纸张,开始起稿,“姑娘,请问您来自哪里?“我问道。“魁北克省。”她答曰。“嗷,好远啊,请问您来这里是旅行,还是工作。”她道来此是为了工作,至于做何种工作,我并没有听明白,画模特期间,不便过多的和模特谈话,这样会影响大家的情绪。
很快二十五分钟就过去了,军旅少女从椅子上站立起来,走到大家面前,一一欣赏着她的画像,当看到我的时,她说她对这张尤其满意,想出五加元买下来,寄给她远在魁北克的妈妈,问我是否可以,刚好那天正逢中国新年初一,我便道“姑娘,您今天好运气,赶上了我们华人传统的新年,不必付钱了,这画免费相送了。军旅少女自然高兴,忙连声道谢,带着画高兴的离去。
大家接着开始着手画起了第三位模特,当画到一半的时候,餐厅门口出现了一位英俊的男青年,只见他手里抓着一块滑板,身子半靠的门口的铁柜上,鼻直口方,戴一古典元素的毡帽,棕色的飘然长须,希腊鼻下有颗锃亮的金属环,现在既古典又富有现代韵味。
“请问您对给我们做模特感兴趣吗。”他并没有回答,而是对我点了点头表示默许。当轮到画他时,K问他是来自哪里,他答曰:“魁北克省。”“那您一定认识刚才来过这里的那位姑娘吧?她是您的女朋友吗?”我问。“不是的,我们仅是驴友,我看到她的画像也感兴趣,是经她的指引才来这里的,请问我也可以得到免费的画像吗?”当得到大家的肯定后,他肃穆的脸上带着丝满意的微笑。
“魁北克我去过是个很美丽的地方,当初,我是坐灰狗经老魁北克市返回温哥华的,路径五天,当然,我是昼出夜伏,您知道长途灰狗可以中间停顿的,那您是坐何交通工具来到这里的。”他并没有说话,只是伸出他的左手把大拇指倒立,做了个动作,嗷,我明白了他是搭免费顺风车来的。
记得前几年中央台旅游频道播放过一部纪录片,报道的是两个年轻男生结伴搭车经中国境内出发去德国看望其中一位男生的德国女友,他们经新疆到哈萨克斯坦,再经西亚诸国,最后成功到达德国,路径艰难坎坷,不过也遇到了不少好心人的帮助,在土耳其遇到一位慈善的小伙,还为他们买单让他们在四星级酒店住了一晚,可算是奇遇。
我出于好奇便问:“那生存问题咋解决,会定期打工赚生活费费吗?风餐露宿的也不安全啊”“基本上不会去打散工,大多靠的是在路边寻求施舍。安全不成问题,旅途上我们有狗陪伴护驾”他答曰。由此我联想到以往经常在百老汇大街的skytain 入口看到几位衣衫褴褛,油脂麻花的男男女女带着几条大狗在路边要小钱,讨要方式离奇诙谐,其中一位胖子男士手上持一长木棍,棍头上栓着一小铁桶,当时我认为他们均是来自当地的小混混,现在把两者联系起来去思考,想必他们也是来自外省的流浪者吧。
这事过了几日,周末我去赶周末跳骚市场,刚走到集市入口,远远的看到两位熟悉的身影,嗨,这不是那两位来自魁省的驴友吗,他们来自并不是赶集的,而是在叫卖旧货,至于货品的来源,想必来自社会机构的捐赠旧物,见他们跟前围了不少顾客,我便没有上前去和他们搭话,以免影响他们的生意。
此后,我路径闹市,偶尔会发现,一对对青年男女身背沉重的背囊,牵着条大狗,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次乘车,一对远行车和他们的大狗从中门上了公车,有没买票,不得确定,上车后,主人喝令让那狗趴下,狗自然听话,温顺的趴到地上,长途旅行,缺少洗浴条件,从他们身上发出阵阵汗臭味,旁观乘客们,并没有表示出任何不满之意。
我想路遇此种人群,你不能鄙视他们,反而应该敬佩他们,敬佩他们那种坚强的意志和顽强的生存能力,敢于面对极限生活环境的挑战。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8) |  收藏
2014年01月25日 15:11:13

打鼾的女人

在餐厅这样嘈杂的环境里写生,来这里的人均已习惯,甚至有时会有食客紧挨着你用餐,冲鼻的气味搞得你很难受,不过,请记住这里是餐厅,而不是画室,来此画画必须依附于餐厅,不能影响人家的生意。
今天比较特别,除了边用餐边讲话的客人外,不知是那位在睡大觉,打鼾声不时的传来,看来挺疲乏,吃饱喝足后,便进入梦乡。不过此人的鼾声的确过大,我旁边几位正在写生的妇女不时的转头看看身后,偷偷的乐着。M也好奇,便扭头寻着鼾声望去,只见打鼾者双臂摊着,脑袋贴在餐桌上,从放在餐桌上的粉红色手提包和其身形和亚麻色金发上判断,此人是位瘦小的女人,M不仅失声说道,“一个女人家打鼾这么响!""这有啥好奇怪的,有些女人打鼾的确声音很大的,你认为打鼾只是男人的权利吗?”M身旁的李太抱不平说道。
此时,餐厅里的客人多了起来,噪杂的讲话声夹杂着叉碟的碰撞声,也未能影响那女人的梦境,而且鼾声愈发打了起来,似雷声,大家听着也似乎麻木了起来,也变得见多不怪了,专心的画着自己的画。
这时,两个保安员出现在那女人的桌子旁,其中那个西人保安,抓起那女人的一个胳膊,用手指在掐她的脉搏,M看后,觉得可乐,明明人家鼾声如雷,测啥脉搏,然后,那保安员伸手去摇晃那女人的脑袋,可是并没有反应,鼾声持续着发出,保安员有些着急,两人走到她身后,把那女人扶正,那女人仰面躺在椅背上,鼾声停止了,但脸色赤红,双目紧闭,从其面相看,此人年约五,六十岁,不管保安员如何摇晃,并无反应,保安员无辙,两人架起她,慢慢的放到地板上,高个对矮个说,“叫救护车来!”此景,显然对大家有些触动,气氛有些紧张起来,模特印度老汉看看大家,忙用手指摆了了个针头的手势,表示此人用了药。一位保安员开始检查那女人的手提包,从里边取出两管化妆品和一些杂物。
这时,街道上传来了刺耳的救护车声,不一会的功夫,进来了几位着深蓝色制服的救护员,他们走到那女人身边,半蹲下来,从工具箱里取出一小塑料夹,然后夹在女人的食指上测血压,测罢,便摇晃着她,试图对她进行问话,可是她却无反应,接下来,摇晃幅度便加大了起来,忽然间,那女人开口了,而且态度显得比较恼怒,救护员也有点急,告诫她必须配合他们的问话,服用了什么药品,假如不服从配合,他们将把她送到医院去接受检查,以免延误救治。
最后在他们反复劝导下,那女人同意随救护员到医院就诊,她在保安员的搀扶下,慢慢的站起身来,勾着瘦小的身躯,随救护员走出餐厅,下楼去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77) |  收藏
2014年01月13日 10:27:08

淘来的旧电器

房间温度不够,最近忙着去旧货商店淘电暖气,可是一直未能寻到,常去的那家旧货店售货员老汉比较风趣,当得知我要淘的东西后笑着道,一般情况下,是冬季电风扇比较好找,而夏季则是电暖气比较常见。今逢周日,去了趟跳骚市场,遇见一摊上有一小热风器,我想要淘的是那种烧油的电暖气,上次碰到一次。

要价为15刀,,当时尚未搬回旧居,所以就没买,而这种电热风,我已经有一台了,我嫌它噪音较大,影响睡眠,问价,那西人汉子说5刀,好用吗?没问题,我自己的东西,觉得不贵,也没还价,遂买了下来,市场上的东西,好多是从垃圾箱里捡来的,买其他东西倒好说,易辨别好歹,而电器则必须通电后方知是否有价值。


.
.傍晚要上班,看时间不多了,忙提着东西赶着去上工,下班时已是接近午夜了,回到驻地,忙从背包里取出,插上电源,随着小绿灯的开启,传来马达的轰鸣声,我连忙去把手凑到风口处来感觉风的温度,似乎感觉流出的风并不是热的,心想,预热需要过程,耐着性子反复试验了好久,但流出的依然是冷风。
心想,预热需过程,耐着性子试验了好久,但流出的还是冷风,忙看机身,中端已经变形,肯定是上任用户不小心给烧坏了,遂丢弃了,让流浪者给拣来又被我给买了回来,去年冬季也曾经花5刀买了一架迷你烧油的电暖气,刚拿回来倒是好用,可用了一天就坏了,电器这东西,不像在国内坏了花不了几个钱可修复。

而在加国,人工贵的很,找人修,还不如再买新的划算,两次经验教训,决定今后再不能图便宜,到跳骚市场去买旧电器。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9) |  收藏
2014年01月08日 01:59:38

嫌疑犯

老张在餐馆做工,可口的免费晚餐吃得太多,怕膘肥体壮,每天下班后,他总会步行一段路,到中心车站再乘公车回家,当他到达中心车站时,却发现原本靓丽的候车厅的左侧钢化玻璃,不知是何原因,爆裂了,颗粒大的碎差散落了一地,为了安全他并没有按常规到亭下的长凳上就做,而是远远的站在站牌数米远的灯柱下,借着昏暗的灯光, 在看刚从报箱里取来的免费报纸,马路上车来车往,他不时的抬头向左侧前方张望着,寻找着车影,怕错过时机,耽误回家,忽然间,随着马达的轰鸣声,一辆已经开过去的车子又倒了回来,竟然在他面前停了下来,借着车内昏暗的灯光,一个西人中年男人在向他打招呼,“嘿,伙计,我们似乎这在一个公寓里,对吗?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那家伙继续说着,不过老张并没有完全听明白,似乎他在问路。看他没反应,便开车走了。
看着远去的车影,老张方才明白,此人不会是怀疑我是那砸玻璃的嫌疑者,停车搭讪借此来在探测我吧,然后好去报警吧,他顿时紧张起来,想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好在此时公车也来了,上了车,他的心才踏实下来。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9) |  收藏
2013年11月25日 19:56:02

灰色

在唐人街附近有一座尖顶小教堂,T路过时,有几个模样像homeless的人在入口聚集及周围游荡,对那造型独特的教堂感兴趣,今日,他便去画了下,人行道上都是积雪,无处就坐,他便到对面的健康中心入口处的残疾人行道尽头选了个位置,此处视野好,无积雪,在画画期间,健康中心门口,聚集着不少印第安人,其中有个还走过来看他的画,画罢,他到室内找便所,服务台小姐说,手纸从这里取,门没锁。
见门上的标牌是女厕,便退了回来,等候席上有位印第安老汉对他招呼道,右侧的男厕坏了,这边通用,转过身来他回到女厕门口,刚好,有位男士从里边出来,他便推门走了进去,里边似乎点着盏紫外线消毒灯,接着微弱的蓝光,他找到开关并按了下,厕内并没明亮起来,没办法,他反锁上厕门,站到了坐便器前。

忽然他发现边缘有白色的污液,他忙用左手拉着右臂的袖口,右手的手指顺势拉住了袖口,然后去按动了水阀,然后才放心排泄,此时,他看到尿液滴入盆内,颜色也发生了变化,形成了片片白色的溶剂,解罢,他慌忙系上裤子,迅速离开了这恐怖的厕所。走出门口,向那印第安老汉说,这厕所的灯光咋如此怪异啊。
出了门,路过小教堂门口,那里站着一西人胖光头和一披头辫子黑人,他驻足对那披头辫问这里是救济场所吗?“是的,”“有免费的食品和衣物?”“免费食物这里可供给,但现在只剩咖啡了,免费衣物供给在它处。”“我可以进去参观下吗?”“没问题,请。”披头辫忙给我拉开了门,刚要抬腿迈入,刚好也一正要出门的华人老太走了个对面,我忙退回,然后再次走入,上了小楼梯,进入大厅.

上了楼梯,进入大厅,我环视了下,其实,这里就是个教堂空间,周末用于崇拜仪式,其它时间作为贫困救助站,墙壁上挂着张巨大的画,表现得是两只不同肤色的手紧紧得拉在一起,和其它的教堂所不同,这里的座位并不是长椅,而是餐桌,椅,给人们就餐使用,此时,大厅里坐满了前来避寒,休息的人们。
我在大厅里闲逛起来,屋角处有几个铁框隔板架子,上面摆满了带塑料包装的各式面包,有个西人汉子正弯腰在挑选,我扫了眼那些面包,有几个袋子上贴有橘红色的半价标签,想必都是接近过期的,刚出炉的是很少送来捐赠的,经常路过温市的黑斯廷大街,那里经常有免费食物提供,有次正逢印度人的丰收节在发放风味食品. 我看食品不错,就排队站到了流浪汉的队伍里领了份印度风味的煎包,享用起来,当时刚好饥肠辘辘,觉得那味道是真不错.
这时,这时,一对印第安男女叫住了我,要看我画的画,想必刚才我在外边写生时被他们看到了,印第安人大多喜欢艺术,这基因是受民族传统的影响,就像他们喜欢喝酒一样,是天生的,代代传承下来的. 从小看着爹妈喝酒,长大了必然也好酒,不用教.

回来时,去乘坐LRT因手里提着画具太重,就没有去走楼梯,而按动了电梯按钮,这时,正从楼梯走上来的一看似南美人,对我说道,do'nt take it , the smelling is too bad.当时,我并没有完全理解他的意思,心想,这电梯我经常乘坐,并没有到过异样的事情,看他执意对我使眼神,我便放弃念头改走楼梯,这时,电梯也上来了,从打开的双扇门间,我竟然发现地面上有一陂鲜黄的屎橛子,让我不禁作呕。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8) |  收藏
2013年11月13日 08:22:24

公厕

在老街尽头,靠近老火车站的十字路口,有个风格甚为现代的公共厕所,面向马路的墙体围材料采用是大玻璃,从室外可以观赏到男人们小便的身形,小便池的造型也酷,材料是冷峻的不锈钢,为了增加便位甚至在右侧的室外加了两个便池,只有大便位,采用隔断围合了起来,保留一定的私密感。


进入十一月份,气温骤降,甚至下起雪来,气温达到零下十几度,来了三个月了,每天过着出外写生的生活,本想可画到十一月中旬,天冷就搁笔,不想突变的气温打乱了我的计划,而且最为头痛的是水彩结冰,这时我忽然想起了那玻璃盒子厕所了,位于风景地段,有玻璃围合,而且不阻挡视觉。
.
隔日,便去了那里,进门,见里面有几个印第安人在避寒,其中还有位女人,在寒冷的季节里,地处闹市的这所公厕所成了他们的最佳休息场所,明亮,宽敞,不像常规厕所,使人不想久待,打了个招呼,他们说明来意,可能是我的口音使的其中的一位醉汉未能明白,便再次发问,旁边另一位汉子忙翻译到,he wants painting here.
本想坐下来开画,但空气中的烟味以及印第安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酒精气,着实让人受不了,我退了出来。 出来后便忍着寒冷去画了张小品,傍晚,准备回返时又去了趟公厕,站在小便池前,忽然风机声夹杂着阵阵鼾声,心想定是错觉,继续小解,但鼾声似乎持续着,系好腰带,四处寻找,寻道大便位隔断处,隔着门缝,看到,刚才喝大了的那胖大的印第安人,正躺在落下的折叠隔板上睡大叫。


再次去那里时,又遇到了那印第安女人,她是位慈眉善目的中年女人,身材适中,并不像印象中的印第安女人,偏胖,为了驱寒,她脑袋上包着绿条头巾,身穿着件肥大的灰色面包服,右手柱着根铝合金拐杖,左手提着一个黑色看似沉重的行李包,"嘿,这里是男厕,你来干吗?"我搭腔道,"我试图扮成男人."她嘿嘿笑着答道

因受自身民族文化的影响,印第安人大多喜欢艺术,她见我在画画,便挪着步子上前观看,并连连的夸奖,
"你的腿咋搞得,遇车祸了吗?"
"不是,前一阵,我不小心,摔了一跤,没大恙,只是有些痛疼而已."
"你也是靠拣饮料罐谋生?"
"是."
"你们印第安人不是一下生就有福利吗?天这么冷干吗出来遭这罪."
"哪里有,没有的."
这时从右门进来一位高大带有蒙古人长相的汉子,并走上前来和那女人打招呼,女人说要到另一侧的女厕所去,让那汉子便帮她把包提过去.
不一会从左门进来了另一位印第安女人,此人我经常在街上见到,每次都是喝的大醉,走起路来踉踉跄跄的,其人也是衣衫不整,显得邋遢之至,脑袋上留着短发,乱糟糟的,轧煞着,进门后和其他的印第安汉子一一拥抱后,便独自走到那不锈钢小便池前,转过身来坐到了上面..“嘿,别坐到尿桶上啊,多脏啊!”我喊道。“its a good bench for me ." 那女人乐呵呵的答道,然后,从口袋掏出烟盒及易拉罐啤酒来,享用起来,不一会,刚才那位印第安女人回来了,蓬头女,忙打招呼示意她到另一个小便桶上就座,那女人迟疑了下,便做到了上边,蓬头女便把手里的啤酒与香烟分享与她。

喝着,抽着,两天便开始聊起天来,并接着酒劲,嬉闹起来,“蓬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玩具小鸭子,放到裤裆中心处,扮起男人来,然后两人从尿桶上站起身来,转过身去,又学起男人撒尿的动作,学罢,不由自主地哈哈大笑起来,为了探听她们俩的年龄,我便问,你们两个谁小一些,“慈眉”转头看了“蓬头”一眼回答道"i do'nt know "”“我41岁。”年龄虽是女人的隐私,蓬头却并不在乎。 "那我可比你大,我49了."慈眉道.我看蓬头的年龄至少在五十几岁了,没想到她刚过四十,过度的引用酒精,使得她过早的衰老起来.
此时,酒劲上来了,蓬头便摇摇晃晃的步入大便位隔断内,去睡大觉去了,不一会就传来打鼾的声音.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3) |  收藏
2013年10月29日 20:41:35

你饿了吗?

今日气温变暖,且阳光明媚,为了把那张花园写生画尽快画完,便早早的出了门,为防止水彩结冰,路过商场便去买了瓶酒精备用,来到历史建筑公众学校的小花园的长凳前,卸下工具,准备开画,忽然听到附近有谈话声,顺生望去,不远的长凳上有一位西人流浪汉老头在和另一位老者在谈话,流浪汉在发牢骚。

另一位衣着讲究的老汉似乎并不苟同与他,听了不久,便起身告辞了,路过我时,还驻足瞧了瞧我的画,并丢下了句赞言,流浪汉老者没了听者,便开始吃东西并自言自语着,旁边搁着辆购物车,车上除了他捡来换钱的瓶瓶罐罐,还倒扣着自行车架,咳,看其也早到了退休的年纪,干吗不享清福,还过这流浪生活。


此时,肚子稍感饥饿,为了赶画,我并没有停下来享用我带的食品,没想到此时,那大胡子流浪汉,手里拿着两片夹果酱的面包片向我走来,“你饿了吧?”我忙停下画笔,看了看他那污浊的手掌中的面包片,不饿,先生,来前,我吃过东西了。老汉听罢,没再央及,“你在做艺术工作?很美的图画。”便走回对面独自享用去了,吃饱喝足,然后把身子抵在那块建筑遗产标志物上,在购物车的掩护下,洒了泊尿,然后把晒得被窝从长椅上收起,戴上手套,推着购物车离去了

估是这老哥岁数大,眼神不好,远距离没看明白我在捣鼓啥,误人为我也是位流浪者了,便过来打个招呼,做点雪中送炭的事,虽然我没吃,也不会吃,但我对他的行为着实感动着.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4) |  收藏
2013年10月28日 08:09:19

初雪

. 早晨起来,透过地下室高高地小窗户,隐约看到木栅旁立着的一扇窗户上积着薄雪,嗷,下雪了,没想到来的这么早,前两天去画店买工具,向收银小姐打听起何时下雪,回答是,往常大多是在Holloween之后,本来计划画完水彩后,再出外画上它半月的油画写生,颜色都买了,是梵高牌的,没想到计划不如变化来的快。

为了尽量的消费掉一月前买的那三大本水彩纸,也不至于荒废那八十三刀买的月票,午后见天空稍稍的见兰,有了点阳光,便蹬上昨天从二手店买的红色足球长筒袜,往两个大个的饮料瓶里加满了水,背上装有食品的书包,拉上铁架购物车,便出了门,乘车来到历史建筑兵工厂前,准备把那两天前勾好的稿子添色画完
.

不知为何今天笔蘸水在调色盘上调色时,缺少了往日的流畅感,感觉颜色厚遁了,而且笔随色铺到纸上起了层颗粒状的晶体,勾勒树干时也难以勾出流畅细长线条来,低头看看水罐里的水,并没有结冰,这时天空又下起微雪来了,我把前两天从二手店,五十美分买的只露眼睛的新头套戴上,坚持尽量能画完这幅小品。

蹲久了,腿麻了,搁下画笔,围着古堡散起步来,一圈下来,麻木感散去了,便蹲下继续去画,周日,远处庞大的停车场上不见人影,只有几部车子身上披着微雪,静静的泊着,接近画完时,我听到了车子的马达声,忙抬头向右方瞧了一眼,是一对西人老夫妇驾着黑色的奔驰车在兜风,看雪地里蹲着的我,透过车窗投来诧异的目光.


天实在是冷得很,以往缺少在低温的室外画水彩的经验,尤其是水彩画起来像油画的托笔感觉,着实是很破坏心情,看大感觉描绘的差不多了,我便急忙收拾好画具,打道回府,拉着购物车,走到大路边,看到对面来了辆公车,急忙快速穿过马路,直追而去,司机还不错,稍稍放慢了节奏,让我顺利地上了车.

待我把购物车放置稳妥,拉掉空军夹克上的斗篷,忽然,发觉我脑袋上的美军军帽不见了,忙低头四处寻找,无果,便走到司机身后,寻求帮助,"你在追公车的时候,并没看见你抖落任何帽子."司机道,我的脑袋上包有防寒帽,军帽戴上发滑,相比是被风刮落在路上了,我没留意吧,车行出好几站,我决定下车回去寻那顶爱品-军帽.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4) |  收藏
2013年10月01日 13:29:13

惊魂

今日持续阴天,学习完罢,为了消除疲劳,我出门蹬自行车,借机呼吸下户外的新鲜空气,
,返回时,对面驶来的一辆灰色的轿车,驾驶员喊住了我,"asking ,coming" 我并没有立即停下来,看了那人一眼,是一位戴黑色大沿棒球帽,胡子拉碴,面目像位印度裔青年,"sorry , i dn'nt speaking any English ,"No  problem , come,"他向我伸手招呼着,忙乱中似乎要给我看啥东西, "i do,nt speaking English."我急切地道, 说吧,我猫着腰,猛踩单车向前狂奔,生怕被是后面飞来的子弹射中,而他则不罢干休,随着轰鸣马达声,倒车追了我足有十几米远,正在紧急时分,我的前方驶来了另一辆车子,后面的追客见吧才不得已离去,
惊魂之遇,喘息片刻后,我忽然想起,刚才那位印第人的模样似乎眼熟,我极力在脑海里搜寻着,嗷,对了,想起来了,不久前,一个艳阳天,我在路上步行,马路对面也曾经有辆车子停下来,向我打招呼的也是一印度人,问我是否是菲律宾人,我给与他以否定,并自豪的说我是中国人,
现在,我把两者予以对照,似乎是同一个人,从他的行为来看,此人鬼鬼祟祟,不像个好人,不知他到底骨子里卖的是啥药.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5) |  收藏
2013年09月29日 10:38:22

告急

老王突感肚子难受,便往厕所赶.

身后不远处,在巷子深处的停车场的角落里就有一个深蓝色塑料箱体的移动式厕所,而老王并没往那奔,而是舍近求远,往二百米开外的图书馆奔去,他总觉得那移动式厕所脏臭,尤其是搁置在深巷子里的,会有吸毒者光顾,来解决毒瘾

急匆匆地赶到图书馆前,打眼望去,里边黑洞洞的,缺少了平常那温暖的灯光,三步并作两步的跳上台阶,来到门前,不凑巧,今逢周末,下班早,六点就关门了,无法,老王只好夹着屁股,往回跑,跑向那他本不想去的地方,塑料移动式厕所,伸手去拉门,没拉开,里面传出一个汉子的”呜噜“声,,低头看去,只见那蓝色箱体的门把上显示出红色的标记,“shit!有人。”老王低声咒骂着,无法,只好手不停的抚摸着肚皮,夹紧了屁眼,只好站在一旁等候。

不一会,门开了,一个印第安中年汉子从里边走了出来,“sorry,”老王道罢,急忙往厕所里走去,拉开门,却见放下的坐便器盖的旁边有一黑色的背包,他忙转过身来朝那远去的身影喊道:“喂,伙计,你忘记你的背包了。”两三声后,那印第安人方才听到“转身拍着自己的脑门嘿嘿的笑着,踉踉跄跄的跑了回来,一把抓起背包,道了声谢便离去了。

老王的目光,上上下下急速的扫视了那仅有一平方大小的狭小空间,忽然,地面上的一微小橙色的塑料盖引起了他的注意,咋看像注射器的针头盖哪?老王为人有洁癖便再查看了下,并没发现那废弃的针管,他忙用脚把坐便器盖勾起,然后用一直脚蹲在上边,拉下裤子就泄,解决了”危机“后慢慢的站起身来系腰带,无意间,发现大便器内,在粪便和蓝色的消毒水之间,漂浮着一细长的针管,“混蛋!针头终于找到了,龌龊!这东西不随身带走,竟然随意丢弃。”以往老王见过在加国好多公共厕所都设有注射器废物箱,为的是防治那些瘾君子随意丢弃注射器,避免误伤他人。

走出厕所,老王总感觉身上麻酥酥的,感觉就像被那漂浮在蓝色消毒水里的注射器飞起给扎了一针似的,晚上回到家里,急忙去卫生间洗了澡,躺在床上也挥不去身上的鸡皮疙瘩。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5) |  收藏
2013年09月24日 07:58:42

红衣女孩

傍晚,我Dowtow转来转去,找不到地铁站,微暗中,发现远处走来了一位着鲜红色外套的女人往我方走来,忙迎上去问路,她是位矮壮的白人女孩,身上背着一个包,双手还提着两个较大的皮包,似乎分量很重,使她行走有些缓慢,她很热情地给我指路,天黑怕她嫌疑我,会影响她的安全,我想避开她,走在她前边。
她说,她也是去地铁站,可以和我通行,路上我知道,她叫卡拉,瑞士裔,毕业于AU ,工程师,工作于小镇的油田,我看看那两个沉重的皮包,试探的说道,I want helping you to takeing those huge bags , but i thinking you dont accept me to do it ,Maybe  has it very important things inside .
她听罢呵呵的笑了,并没有接受我的好意,继续提着她们,艰难的行走着,一直到了地铁站,下了楼梯,到达月台,她始终坚持提着,在我再次提议下,她才把它们放在长凳上,不一会,车来了,我让她先前上了车,她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然后回头找我,为了不给她造成压力,我没有跟过去,只是远远的对她微笑的招招手,示意再见.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0) |  收藏
2013年09月22日 08:54:59

11岁的猫


最早见到这支猫的时候,他还有个兄弟,年龄都在11岁了,11岁对于人来讲,尚是个孩子,而猫却是进入了老年,看他们瘦骨伶仃的样子,我认为是流浪猫,便顺口说了出来,没想到此话确惹来一西人男子的怒气,质问我说,这猫有11岁了,牙口不行了,就这样,言外之意,老猫就改瘦.

再次见到这猫时,只剩下它孤零零的一支了,问其主人另一只猫呢,"he died,"问起原因,“some one hited him.人岁数大了,烙痕会深深地刻在脸上,而动物却不那么明显,我看这猫,除了有模特的骨感外,外观的老化,能从其皮毛上表现出来,由原来乌黑色变成了灰褐色,其中还掺杂着少许的白毛。

猫是宠物,喜欢待在主人家里来闭目养神,或坐在窗前观赏外景,当然耐不住寂寞时会在晚间出外会会情人,而这只老猫却喜欢待在主人家的门口,做狗喜欢的职业"哨兵"不只是它天性喜欢这样,还是主人不让它进屋,不得而知,室外灰尘多,再光亮的毛皮长久的卧在泥土上也会失去光亮,何况这支老猫了.总是显得灰秃秃的.

一次看到其主人G手里拿着一小盒猫罐头弯着腰在往地上的盘子里倒,我知道这种罐头不便宜,一罐接近两个刀,我就说为何你不给它喂那种袋包装的猫粮哪,“嗷,它岁数大了,牙口不行,不可给它喂食那种坚硬的猫粮,这些软性的猫罐头都是住在附近的K女士送给我的,每次她来喂猫,总会说,是这猫给她打电话,说断粮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7) |  收藏
2013年09月15日 18:27:53

selling poems

繁华街道的十字路口,坐着一位戴黑色礼帽,穿黑色马夹,留着红棕色络腮胡的西人青年,正聚精会神地往一架黑色老式打字机上"噼里啪啦"敲打着键盘,墙角显眼处放着一个老式的皮质公文包,打开的盖上贴着张纸条"poem shop"我觉得从未见过,便驻足远远观看.
在他的对面站立着一对西人青年恋人,不一会,字就打完了,礼帽青年忙从上面扯下张巴掌大,颜色发黄的纸条,用细长白净的双手展开,举在面前,大声,激情的朗读着,读罢,交给了面前的那对恋人,二人高兴的相拥而去,"selling poems,,"诗人继续大声得叫卖起来。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6) |  收藏
2013年09月15日 09:31:50

找工

  几年前在一家华人工厂做工时,认识一位C城过来的人,谈及他在那里的经历,说那里工作到处是,大街上的商户都在窗户上贴有招工启事,走进去,差不多就会被录用,不会说英语没关系,临时教,比如厨房的东西,每天告诉你几种,会说点简单的就行,逢周末,当地人都跑掉了,老板没辙,会把他从厨房里抓来顶差服务员.
前不久,工厂缩减人员,我被裁掉了,心想留在O城继续找工作,不如到工作的机会多的小城市找机会,遂决定到C城去看看,当乘坐的灰狗进入市区后,我双目紧盯着街道上的铺面,期待能发现有张贴招工的信息,可是等下了灰狗,换车去找住处的过程中,最终也未见到,后来在马路报箱中发现job这种多城也有的招聘小报,取了份回去看了看,上面的工作信息并不太多,招聘的工作,大多是些技术性的建筑工人和卡车司机类的工作。
打开当地的华人网的招聘版,上面的信息也没有温城的多,而且给的价钱也并不高,像干建筑类的帮手,在温城能给到13,而这里的标价却是11刀,坐公车时遇到一位华人女士聊起此事,答曰,招工信息不会随意在马路上张贴的,你需要上网或翻阅华人报纸来寻找。
阿文是个厨师,,谈及工作,他说,好找,去KIJIJI大把的工作,问及他为何来此工作,而没到多伦多,答曰,工资高,这里的大佬可以拿到五六千,而那边却只有三千,去华人超市购物,和女老太收银员谈及工作,她也说,工作好找的很,好多地方甚至请不到人。
房客王太也没工作,天天待在家里,在厨房做饭时闲聊谈及找工作,她说,他们全家来这里都近10年了,她在当地读过collage 学的是工程类,工作也是干干停停的,心理不咋不踏实,靠老公养家,女儿还在读高中,老公给华人老板开车送货,当我说及以往的听闻,她说,”七八年前这里的工作机会是很多,但现在不好找,因为好多人都从大城市下来找工作。““这里不是很富裕吗,政府靠石油赚钱。”“石油用量有限,靠的是美国用不多点,你没看到,最近报纸上的报道,说政府准备在教育压缩自己甚至会考虑裁减人员吗?

.这两天没看见王太,昨天回来,刚好在门口遇见,“找到工作了?”“没,我每天出去瞎逛,”告诉你了这里工作不好找,我看,你还是考虑回O吧,这不 前两天工作刚找到,在网上转了好久了,体力工给的钱太少,不想干,"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7) |  收藏
2013年09月14日 09:28:22

古董店

发现一家古董店,抬手去拉门,却没拉得开,外边的牌子明明标示着"open"咋回事?忙趴到玻璃上去查看,隐约看到屋内有两个人一前一后,坐在办公桌旁谈话,“吱”的一声,门这时却自动开了,“嗷,是电动门的,想必是内部控制。

店不大,但物件却摆得满满当当的,几乎充斥了整个屋子,老板是个健壮,三十几岁的西人汉子,正在和一位络腮胡子说着话儿,见我进来忙打了声招呼,便继续和那人低语着,看人家忙,我忙小心翼翼的穿越着那些似乎长着翅膀的货品架,欣赏藏品来,柜子上有几件小巧玲珑的中国鼻烟壶,和石头印章吸引了我的眼光,细细的打量了一下,想必是八十年代国内工艺品商店出售的工艺品吧,柜子里还掺杂摆放着几件日本饰品,其中还有几件玉质的春宫小摆件。

我一向对战期军用品比较感兴趣,遇到价廉物美的东西也舍得银子去买,当发现柜子底部有军刺展示,我便蹲下身子细细的观赏起来,军刺的品种不少,我便问老板有没德国法西斯的军品,老板回答说在右侧上方那个柜子里,我忙站起身,观望,还真是的,里边摆有钢盔,军章,匕首,其中还有一张画在木板上的党卫军军官的肖像。

加拿大本土虽然没有发生过大的战争,但在独立前随英国部分参加过诺曼底登陆,独立后,随北约参加过朝鲜战争,现在加国流传的这些德军二战物件,大多是当时参战的加拿大士兵带回来的战利品,我曾经在骗子点幸运的淘到一顶德军钢盔,仅仅花费60dollors 算是捡了个漏,而这里陈列的那顶海军德军钢盔却要600多dollors.和老板说起此事,他说他这顶是原品。

我绕有兴趣的继续漫步在那狭小的过道里,浏览,端详着两边那些琳琅满目的物品,不一会,电门又"吱"的一声响起来,从门外走进一对中年男女来,女的在店主的招呼下,坐在了大班台前,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个小木匣子来,打开放在店主面前,店主打量了下,从里边取出一枚钻戒,放到眼前,用一个很小的放大镜细细的观察着,为了不打扰人家交易,我便向店主告辞,在"吱"的电门声中退了出来.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1) |  收藏
2013年09月13日 08:57:00

龌龊

老王在车站等车,突然告急,便急忙跑进车站对面的那幢古典大厦图书馆,进入安检门,门口坐着一位西人中年汉子正在敲打键盘发着emai,l 见老王近来,瞅了他一眼,老王,捂着屁股,忙向尽头夹角里的厕所走去,走到近前,却发现,黄铜门把上显示的是红色标记,里边肯定有人,无法,老王只好夹着屁股等着,大概等了有近十分钟的样子,还是没见里边那位出来,老王内急有些忍不住了,便走到门前转了几下门把。便又退了回来,回到左侧角的窗前,夹着双腿静等,不一会,厕所里传出哗哗的马桶冲水的声音,门开了,一位西人男青年从里边走了出来,用严厉的目光扫视了周围,当发现站在墙角的老王,并没作何表示,走出入口,离去了.
老王,忙走进尚带着臭气的卫生间,蹲在坐便器上就泄,泄罢,忽然,发现左侧,头顶窗户上,有一张大便纸,从污迹颜色看,尚新鲜,看来是丢在那里没多久,shit,在如此文雅的场所,竟然干出如此龌龊的事,估计肯定是躺在对面教堂屋檐下的那流浪汉干的,老王洗罢手想转身离去,不能这么走,那污迹要是被管理员发现了,我还不成为嫌疑犯,刚才我进来的时候她分明是看了我一眼.想罢,老王忙从纸箱里抽出一条卫生纸来,屏住呼吸,用手掐着纸巾捏住那摊污纸干净的一角,丢进了坐便器.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1) |  收藏
2013年09月13日 08:45:32

救济

老消防站广场对面是早期的老剧场,我坐在门前的长凳上画老消防站,发现总有些年轻人进进出出了,大多是印第安人,掺杂者少许的西人,通过他们的谈话觉得他们来这里是来探望是否有救济的,一对男女青年坐在我旁边闲聊,“Nothing today ,上周不错,得到了100多块的救济金,”“每天,最好有免费的beer喝."



左侧的长凳上坐着另一对印第安青年男女,女的已经明显带有醉意,不时地伸出手来向过往的路人要小钱"May i have change about two dollors?"但大多吃了闭门羹,后来,来了两位男青年,其中一位掏了掏口袋,还不错,找到两块钱递给了她,不过这小钱仅能买瓶廉价的矿泉水,不足以买罐啤酒,还得继续努力。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7) |  收藏
2013年09月12日 09:47:07

醉汉

十字路口长凳上有一男一女,一西一印第安,年纪相仿,大约在三十几岁,两人面色赤红喃喃自语着,想必是喝大了.
好多印第安人平时靠酒来打法时光,离了酒似乎就没了依靠,此时,西人男子瘫软地躺着,脚搭在女人的腿上,印第安女人则在抽烟,西人男人也想抽,被拒后,便摇晃着爬起来用双手去抢女人手中的烟蒂,印第安女人躲闪着,躲闪着,男人并不放弃,女人便急了,抬起双脚踢向他胸部,醉汉的身子大都像棉花一样,缺少了刚力,不堪一击,此刻,像倒栽葱一样跌落于长凳之下的水泥地上,女人见了,便顿生怜悯之心,顺手把烟蒂递给他.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9) |  收藏
« 1 2345» Pages: ( 1/9 tota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