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日落巴肯山 V/MdU!"x>  
5sc,IH  
吴哥是世界最大的神殿建筑,它与中国的长城、埃及的金字塔还有印度尼西亚的婆罗浮屠并称为“东方四大奇迹”。 CQm[xj`Y  
第一次看到吴哥,是从王家卫的《花样年华》。梁朝伟对着千年古树的树洞喃喃私语,一个黄袍僧侣站在残垣断壁间默默凝望,那一刻暗恋故事的背后是吴哥的艳帜高张。 wjAW;G>^!  
再一次听到吴哥,却是来自一位老朋友的啧啧称叹,那份情不自禁的激赏和目光中的神往,在我心中悄悄地埋下了对吴哥一种神秘的念想。 Lk A1(k  
其实,吴哥只是静静地等在那个遥远的地方,等在一片葱绿的森林里。 , [AR&.  
去吴哥,是需要做功课的。 @ b2|scd  
一坐上车,我就拿出三份事先挑选好的线路,和李鸿进行微笑而又艰难的讨价还价。 *> &NGOV  
这是一场意志力的较量。因为按旅行社的安排,我下午和晚上是在柬埔寨的民俗文化村度过,这种无聊的民俗表演历来是我所不喜的。我明确地告诉李鸿:我不想浪费每一分钟在那些与吴哥无关的事物上,我知道在吴哥景区门票生效的前一天下午,我可以免票进入景区,爬上巴肯山看日落。 b}*>hm}  
李鸿面露难色,因为吴哥景区的门票分为一天、三天、七天三种,分别为20、40、60美元。倘若我下午就进入景区,车辆和门票的费用就会增加。 aNrSJC;01  
然而,我坚持。 L {fuS  
最后,他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先带我逛当地的特色市场,然后下午5点上巴肯山看日落,因为5点之后才能免费进入。 *p8KY&g ]N  
我自然点头颔首。 OgbN>k%  
巴肯山的日落据说是世上最美的,它神秘、无常,真正能看到它、玩味它的人很少。正如美的事物总是那样易逝,我不知自己能否有这样的命,哪怕能够抓住那一刹那的辉煌。 fe#( },  
下午5点,我们准时到达景区门口。拍照、印制门票、检查之后,我们几乎是一刻不敢停留,风驰电掣地穿过参天古树,来不及看四周景致,直接来到巴肯山脚下。 1H~ &}R  
巴肯山并不高,大约70米左右。和我一样怀着朝圣般心情的人不少,但是一个个信步闲游,走走停停。山脚下有一凉棚,坐着一群缺胳膊、断腿、或者盲哑的残疾人,用柬埔寨的民间乐器演奏各种乐曲,李鸿告诉我这些都是在战争年代的受伤者,还有和平时期被埋藏在土里的地雷伤害的人们,用这种方式来诉说自己的灾难,希求别人的帮助。 E,V.F+a  
我挑出人民币,放在了他们面前的钱盒里。 [hqWr=8r  
马上就让我惊讶的是,我居然听到他们换了一首乐曲,那么熟悉:《新鸳鸯蝴蝶梦》。 B!:]}4DV*  
李鸿回过头,找到正凝神听曲的我:“快一些,我看到日落剩得不多了!” R~QTaN=$~  
我拔腿狂奔,李鸿紧紧地跟在后面。 k*q2XbCy~  
终于,我们赶到巴肯庙下。 WFtEu   
巴肯庙早已破败,但是它是高棉王朝移都吴哥建造的第一个寺庙,被称为“第一次吴哥”。因为它是附近唯一的制高点,也就成为看日落的绝佳去处。 _:|%ZI>  
巴肯庙是高棉国王为封神而建,体现了他们对山的崇拜。狭窄、陡峭的石阶,需要我们手脚并用,以匍匐的姿态去接近天神,一级级、一步步,每一个动作都是对天的敬仰、对神的仰视。 < Q;mU  
当跃上平地的那一瞬间,震撼和失望同时迎面扑来。 e]V 3nr<  
石雕、石塔、荒芜的废墟,千年时间的印迹犹存,怎能说清那一刻心情?而日落是仅余一丝余辉,稍瞬即逝,我抓住了日落的尾巴。 >48iV+J1Y  
我和李鸿默默地坐在风化了千年的岩石上,目送最后一点夕阳沉入地平线,甚至来不及拍下一张日落的照片,天色就暗下来了。 \Y\ po i  
李鸿有些歉意地望着我:“对不起,我们还是来晚了!” Vrt%VJ*,7  
我笑笑:“没关系,这就是天意安排,不是你的错。” ]9U!>   
他沉默了一会,说:“我也是信奉佛教的。我们本地人喜欢在每年新年的时候,带着自己的父母到这里来看日落,因为父母年纪大了,看一次日落就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还能陪着他们再看日落,大家都是这样盼望着,好象这是在回报父母的恩情。” )>3S8a*  
我的眼泪,纷纷落下。 X<l~<M4  
看四周暮色四合,我说:“李鸿,天黑了,我们走吧!” <pN+;umz  
我知道,我已经记住了巴肯山的落日,也记住了李鸿,一个25岁柬埔寨华人后代的伤感。 !% xs9D  
3{5$Ob=A